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李云迪先生,多练练琴。”

郎朗在感知、审美、表现三个艺术层次处于巅峰。李云迪练琴太少。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先上结论:

  • 1:喜欢李云迪和马克西姆的人,是从他们颜值的非音乐审美角度递进,进而喜欢他们的音乐,而非是因为音乐本身的内容而喜欢;这种现象叫审美主体的非审美需求
  • 2:郎朗已经成为了古典钢琴圈中活着的李斯特,而李斯特是人类钢琴技术的巅峰。在李斯特之后,人类钢琴技术没有丝毫进步。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人类对于艺术的好坏评价,并非是全部由艺术审美需求构成,而是由艺术审美需求非艺术审美需求两部分构成。前者是专业性,需要较高音乐素养。后者是大众性,需要的是颜值、故事、性感等等能够影响大众观赏性的因素。

音乐审美需求具体如下: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制作

这一张表,来自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宏的《音乐审美心理认知》课程之中的音乐审美模块,在具体的课程12.1。这将是我们来评价郎朗和李云迪的核心标准,具体评价放在下文。先对非艺术审美进行简单阐释:女子十二乐坊;

非音乐审美需求:好看、颜值;

一个以流行音乐形式来演奏中国音乐的乐团,在海外获得了大举成功。她们就是女子十二乐坊。女子十二乐坊的众多成员,都是来自于中央音乐学院等一线音乐产地。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当女子十二乐坊在海外声名鹊起,盆满钵满后,重新回到了母校中央音乐学院演出。结果这一场演出,大跌眼镜,惨淡收场

女子十二乐坊,这些曾经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历史上取得的所有成功,在这个院里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如果你看过他们的演出,就知道他们的表演核心并不在乐器和音乐上,而是不断扭动的身体,增加曲线美的商业性演出。说白了就是好看,就是一群好看的美女为你载歌载舞。他们的专业性,处于一个吃老本的状态。因为流行音乐对于乐器的使用范畴,实在是太过狭窄。何况十二个人。

这种非艺术因素,他们开拓得十分顺畅,在海外大受欢迎。但是唯独在中央音乐学院不行。这里的学生和老师的审美,要听的是专业性和艺术性。身子再曼妙,都比不上一个完美的音色听觉来得愉悦。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从这个角度出发,能够解释部分李云迪的水准:李云迪的商业性中,他容貌的价值大于他钢琴水准的价值。

也能部分解释,为什么大众认为李云迪很牛,而认为郎朗是个小丑。

因为他们不具备音乐审美的专业性,而被非专业性审美的大众心理需求左右。这一切的源头,都在于李云迪比郎朗长得好。

如果说李云迪是一个侏儒,长得歪瓜裂枣,便不会有这样的争论。

音乐审美:郎朗 VS 李云迪,吊打。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按照上表,音乐审美分为三个大的分类层次:感知层次、审美层次、表现层次;

1:感知层次;音色听觉的可接受度。欣赏古典钢琴的门槛。

钢琴音乐越流行化,接受度越高,内容越简单,艺术性越低,话语权越少,越容易被时代遗忘。简单说,感知层次造成了筛选、过滤音乐认知过低,无法感知音乐区别的人群。

从感知层次上讲,写《梦中的婚礼》的理查德,永远不可能拥有音乐艺术话语权。不论他挣多少钱,都无法弥补他在感知层次上的缺憾。等三十年后,贝多芬、莫扎特、肖邦的受众会越来越多,而理查德会被人遗忘。

中国有大量的音乐听众,会认为理查德是全世界最好的钢琴家。但实际上,全世界没有一个专业级钢琴演奏者会认为理查德和他们是同行。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说一个简单的认知性区别:流行音乐的听众耳中,只听得出doremi。而古典钢琴听众,知道一个八度有十二个音,而非doremi七个音。

感知层次是欣赏古典钢琴的门槛。如果你是一个流行听众,接下去的知识,可能有点超纲。

2:审美层次;评判核心。

先来基本的美感要求:有序性;有序性分为:整体布局、基层组织、声音品质;

声音品质:

  • 1:对不对;(键程时值)
  • 2:准不准;(音高对不对,琴键有没有按错)
  • 3:美不美;(音色匀不匀称)
  • 4:响不响;(音响程度,颗粒感);

这四个维度,是一个专业级钢琴师的入门能力。

郎朗:在上述四个维度之中,做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键程时值、音响程度、音色三个维度几乎拉满,琴键的错误,在英国演出之中具有一个错音;这是二十年来,数百场演唱之中唯一可查的错音纪录;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李云迪:炸裂,一败涂地:重大事故:韩国首尔音乐厅。

2015年10月晚,李云迪在韩国首尔艺术中心音乐厅演出,在演奏《肖邦第一协奏曲》第一乐章时,李云迪出现失误,被迫停下来重新弹奏。

这样一句媒体报道看似不轻不重的言语,实际上其中的错误远比观众想象的大。

李云迪是在第424小节弹串的谱,本来应该是一串上行音阶,结果一下子跳到了448小节。简单说,李云迪忘记了24小节的铺子。这指挥直接懵逼,整个乐队都停了下来。因为这24小节调都不同,居然还会弄错。李云迪发现弹错之后,一时紧张不知如何收场,后面都不知道如何接下去,最后居然又开始时光倒流到第325小节。回到一百节前。

李云迪从325小节开始弹,指挥再次懵逼,因为李云迪没有交流。不得已,指挥叫停了演奏,从第385小节重新开始。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这样的事故,和稀碎的临场反应,和乐谱积累能力,对于一个钢琴演奏家而言,几乎是说名誉扫地四个字都不足为过。而李云迪的应对,再度让他直接跌出国际能力的钢琴演奏家。

其实李云迪错音的次数,就在韩国首尔的前三点,就错了三次。

二十年错一回 VS 忘谱,中断演出,重新开始。

在钢琴演奏家的基本能力声音品质上郎朗就足以吊打李云迪。

李云迪的问题在于什么?在于练得太少。这种基本的声音品质,是需要良好的音乐练琴习惯才能得以维持。如果一天不练琴,就会生疏。三天不练琴,就会出错。

李云迪,不具备国际钢琴演奏家的能力。自从首尔出事后,他的国外演出大大减少。反而是在国内,凭借着他的颜值开始大量商业活动。因为还吃这一套。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2-1:基层组织和整体布局;

钢琴结构基层组织针对的是,空间感衍生度,包含了纵向的空间衍生和平行感的纵向排列。

说得有点邪乎,其实很简单。他其实是基础声音品质的衍生。

纵向空间感对应着钢琴音色的颗粒度。横向的空间感对应着音色的匀称度;但是比音色品质要更细腻。

颗粒度主要体现在高音区。比如郎朗在《钟》之中的高音区力度指法。而音色的颗粒度对应着键程长短、踏板力度、击打速度。

这里涉及部分技巧性:延音长短对于力度的控制;

指甲盖和指肚的敲击琴键不同,对应着基层组织的控制。指甲盖的力度和指肚的肉感延音,在零点几秒之间,拥有对基层组织的能力表达。

整体布局:布局不是目的,丰富度和张力提供的内容度才是目的。音乐的布局能力,体现在衔接和区别能力。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郎朗 VS 李云迪;

以《钟》为例,当音乐的力量感出现时,那么他的衔接和内容度必定要比柔化听觉做出更多的可控方式。而他的柔化张力界限阈值,也远远大于他人。

钢琴家的音乐张力等于歌手的音域。我C3-C6的音域,你C3-G4的音域怎么比?我可以选择用不用G4,但是你只有G4。

单纯论郎朗的《钟》最后一段,和李云迪的最后一段。将两人的演奏画面遮住,单纯去倾听两人的音频

去思考为什么郎朗的张力感会强、为什么单单听音频,你就能从音乐之中感受到郎朗在疯狂摇头、疯狂跺脚的画面感。而李云迪则是在满头大汗,好像一个拘谨的学生。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3:表现层次;一个艺术家能拥有自己的风格,那将是天下最幸运的事情。恰巧,郎朗拥有。

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演奏家上限天花板。也是李云迪和郎朗的本质性区别。

表现层次,是要求演奏家将音乐化作为一个表演欣赏性的视觉效果转变。钢琴本身是不具备表现层次的,因为他只是一个发音的死物。

但是演奏家拥有表现能力,他弹钢琴时的一举一动都是这种表现层次的阐释。一个艺术家能拥有自己的风格,那将是天下最幸运的事情。恰巧,郎朗拥有。

不论是摇头晃脑,还是跺脚浮夸,这就是郎朗的风格,他从小这样。他的风格将音乐的表现层次,完美视觉化。

郎朗和李云迪(郎朗和李云迪谁的钢琴水平更高)

你再怎么排斥郎朗的浮夸,但是你不可否认的是,他投入的令人兴奋。这种对于音乐演奏本身的喜悦度和表演欲,才是郎朗的最大能力。

  1. 音程跳脱俏皮时,郎朗做鬼脸;
  2. 音程严肃紧张时,郎朗紧绷神情;
  3. 音响加大时,郎朗力度加大,身体开始摇摆;
  4. 音响减小时,郎朗蜷缩身体,开始表达小心翼翼。

这就是最好的音乐表达层次。将音乐的表达,通过自己的方式进行传递,进而弥补音乐的虚无化、主观化,进而转变为共性的客观化欣赏,这是每一个能在钢琴史留名的钢琴演奏家的必备能力。

李云迪,不曾拥有。


听没听懂,点个赞呗!

原创文章,作者:优质的神回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027.com/1058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