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怎么(雪松国际信托是什么公司)

2月16日晚间,上一次关注函还没来及回复,雪松控股旗下两家A股上市公司齐翔腾达和雪松发展再次收获深交所关注函。

这次,作为雪松控股目前主要收入来源的“供应链”业务亦被牵扯其中,成为深交所重点关注对象。

而此时,距离雪松信托爆雷已有半月之久,截至目前,雪松系两家上市平台在今年已收到了6份关注函,均围绕雪松信托爆雷谜团和背后老板张劲展开。

兑付方案屡次失约

雪松控股此番爆雷,始于除夕前。1月30日,雪松控股发了一封落款为董事长、实控人张劲的致歉信,称受各种因素影响,资产处置及回款计划未能按照预期方案落实,公司外部协调资金的努力,也未能取得实质性效果,致使原本定应于当月底完成的兑付无法完成。

张劲承诺:“无论如何将确保2月底之前完成兑付承诺的履行”。

而张劲口中的处置资产名单中,包括雪松在中山的若干土地储备;实际持有的开源证券的股份;另有20亿元针对国企的应收账款。同时,张劲表示,尽快出售雪松间接持有的齐翔腾达36.74%股份,对应市值约102亿元。

不过,在度过了一个忐忑的春节之后,投资人并未等到承诺期限的到来,再次沟通无果之后,大批前往雪松控股广州总部大楼维权。

事实上,投资人的不信任举动与雪松此前的多次爽约不无关联。

据观察者网了解,自2020年1月起,在雪松控股的兜底担保之下,旗下雪松信托打着“供应链金融”的旗子,以所谓的“应收账款”为底层资产,假借各类金交所、产交所、伪金交所通道,超过350只违规“理财产品”面向自然人发售。

根据雪松高管和投资者沟通时公布数据,雪松方面对外发行的理财产品存量规模大约在200亿元左右,涉及投资人约8000人。

而据投资人介绍,雪松信托自2021年4月开始出现理财产品发生大面积逾期。违约之后,雪松控股方面曾陆续发布多次口头或书面兑付方案,均未能实现。

东窗事发前夕,雪松控股在2021年12月出具的兑付计划显示,此前逾期产品的兑付自2022年1月起陆续执行,最晚至2023年6月完成。

例如2022年1月兑付2021年8月前到期的产品本金10%;2022年3月兑付2021年9月-12月到期的产品本金10%;2021年12月前到期的产品其余未兑付本金自2022年6月起分四次兑付(6月/9月/12月/2023年3月),兑付比例为10%/10%/20%/50%。

此外,雪松还将出台实物资产兑付补充方案,供投资者选择。

不过,连春节前夕的首次兑付都无法如约完成,终于点燃了投资人的怒火。

而更加令人无法接受的是,投资人调查发现,这总规模200亿元、350余只理财产品背后,构筑的是一个庞大的融资网络,涉及企业数量高达63家,除了或明或暗的雪松系公司,还有大量的假央企、伪国企。而作为底层资产的应收账款,系建立在涉嫌虚假的“空转”贸易行为之上。

连收6封关注函

所谓“空转”贸易,即做假账。此次问询函,深交所关注的重点正在于此。

就雪松发展而言,企业2020年新增“供应链业务”,2021年上半年供应链业务收入7.8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81.82%。

深交所要求其说明供应链业务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公司采购、销售流程,主要商品和服务的定价政策、结算模式、信用政策、实物及资金流转,并结合新收入准则,从“控制”的角度说明供应链业务的收入确认方法。

其次,深交所还要求披露供应商明细、雪松控股与信托产品融资方涉及的30家公司交易细节等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雪松发展2022年已经收获深交所3封关注函,

早在1月24日,雪松发展在即将出具年度财务报告的关键时刻宣布变更会计师事务所时,引来深交所问询。

随后在2月7日,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深交所再次问询企业经营状况,重点关注企业业绩波动原因。

2月11日,在大股东违约风险暴露之后,深交所开始首次关注雪松发展供应链贸易业务,对其资金、资产和收入增长等方面表达了疑虑。

除了雪松发展之外,雪松控股旗下另一家上市平台齐翔腾达同样收获2封关注函。

在最近一次问询中,深交所的关注对象同样是“供应链业务”。

从2017年2月开始,齐翔腾达设立全资子公司淄博齐翔腾达供应链有限公司,并从事供应链管理业务。2021年上半年,企业供应链管理业务实现收入103.54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8.33%。

与雪松发展一样,深交所对于齐翔腾达旗下供应链业务构成、结算模式、实物流转、资金流转,交易真实性等方面表达了疑问。

而在不久前的11日,处于雪松控股债务爆雷,而作为子公司的齐翔腾达却业绩大涨的疑惑,深交所主要关注企业是否受到控股公司巨额债务影响、是否存在关联方利益输送等方面。

曾经的“白衣骑士”

公开资料显示,雪松控股创立于1997年,其前身君华集团是一家广州土生土长的民营房企,当年创始人张劲年仅26岁。

在时代的顺风车上,张劲恰好赶上了中国房地产黄金发展20年,雪松的实力不断膨胀。

但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房企,打开局面后的雪松很早就开始实行多元化发展,进入有色金属贸易、金融投资、汽车销售、大宗商品等领域。

2015年,张劲重组了集团整个产业版图,即由雪松控股重组了所有公司,除地产板块外,雪松布局的供通云、金融等板块亦开始被关注。

2016年,雪松控股营收规模已飙升至1570亿元,跃居广州民企第一。同年,斥资48亿元并购上市公司齐翔腾达;2017年以42亿并购上市公司希努尔(已改名雪松发展)。

随着雪松控股不断做大,自2018年开始,企业成为为数不多在“世界500强”榜单中占据一席之地的国内民营企业,至2021年已连续上榜4年。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张劲拍板决定,以超过百亿收购中江国际信托71.3%股权,成为中江国际信托实际控制人,同年6月25日中江国际信托正式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即如今爆雷的雪松信托)。

而讽刺的是,彼时中江国际信托正面临多个产品违约以及众多老中江信托的投资者催讨兑付,雪松控股是以“白衣骑士”的身份入主,曾轰动一时。

对于风险项目处置的进展,雪松信托2020年年报称,自2019年4月以来,雪松信托已成功解决及兑付历史逾期项目总额超100亿元,惠及投资者超3000人。

而仅仅过了1年,谁能想到曾经的“白衣骑士”,不仅骤然爆发流动性危机,而且深陷“以虚假交易为基础的200亿规模融资骗局”之中。

原创文章,作者:禅茶书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027.com/489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