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在中国怎么使用(脸书在中国可如何在中国使用)

国内手机用户一般对Facebook了解很少。如果→硬要用→微信来形容→Facebook,可以这么比喻Facebook:

1.Facebook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你的“微信好友”、“微信朋友圈”的“美国式微信”,且这种“美国微信”的任何用户都可以和你的“个人通信录”里的“微信好友”进行免费聊天,无需事先加“你微信通信录”里的人为好友。

2.与微信不同,你在Facebook上发“朋友圈”是开放给全平台的,任何人都可以翻阅,这点像微博,即便不是你的“好友”也可以评论和点赞。同时,如果你有一个好友在你的朋友圈进行了评论,不但Facebook平台上任何人都能看到他和他的评论,任何人还可以进一步看他的好友通信录,并与你、他的通信录里的人,像你一样用Facebook进行免费聊天。

3.Facebook是一个能把你的个人“微信”,肆意在Facebook上传播的平台,而且这种传播还不受你的控制。与中国微信比,这种传播几乎可以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Facebook会不断给你推荐好友,除了直接推荐好友,还会通过告诉你B某某是你A好友的好友,然后给你推荐B某某。

4.Facebook的“加好友”功能没有太多实际意义,只起到双方的一个标记作用。

小结一下,Facebook可以假借“推荐好友的名义”,像微博传播“个人公共信息”一样广泛传播你的真实社交关系。微博与Facebook的不同在于,微博社交关系仅是关注,被关注,博主和粉丝关系。

试想如果微信像Facebook这样做,你会接受吗?如果微博让你上传强社交关系,你会上传吗?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中国人骨子里有种中国封建社会文化的传承,大部分人把真实社交关系视为自己的资源,就好像你虽然想要见到封闭在皇宫和高高围墙里的王公贵族,但这绝非易事。

微信很好的体现了这一文化传承,微信加好友的先决条件,实际在每个人的社交关系里建立了一个中国人都十分喜爱的“围墙”。然后再在围墙里面“盖房子”,出路和大门都开在围墙上。现实的围墙也一样到处可见。图片可以看出美国主流的开放式建筑风格和中国隐私化的封闭建筑风格的对比。在美国,从美国总统官邸,特朗普棕榈滩海湖庄园,再到平常百姓的住宅几乎都是紧邻公路、开放、没有围墙的。Facebook的社交开放性就产生在这种环境中。多年前和上海很多广告公司打交道时,就发现和中国人不同,老外在各种各样的party和私人聚会中,都特别乐于主动介绍自己的各种朋友给大家相互认识,当时着实让我有点小吃惊。

脸书在中国怎么使用(脸书在中国可如何在中国使用)
白宫与紫禁城
脸书在中国怎么使用(脸书在中国可如何在中国使用)
川普的海湖庄园与fuyoujie红墙
脸书在中国怎么使用(脸书在中国可如何在中国使用)
美国民居与北京四合院
脸书在中国怎么使用(脸书在中国可如何在中国使用)
美国民居与江南民居
脸书在中国怎么使用(脸书在中国可如何在中国使用)
开放社交的脸书(Facebook)与微信
更加开放在中国实际上是反传统的,还以围墙为例:

2016年国务院就发布文件说,“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曾在演讲中提到,美国纽约的街区,1平方公里120个路口甚至还要多。但是在我们国家很多城市,例如北京,一平方公里只有十几个路口,没人时空空荡荡,一旦人口集聚,立马拥堵:马路修得再宽,毛细血管不发达,人流、车流都无从疏散。开放小区虽有好处,但却是一种和传统相左的事。首先遇到的就是小区业主的私有利益问题,说白了就是给不给小区业主钱的问题。其次,有反对的网友还质疑,为什么欧美国家的zf基本是没有大院的?百姓可以推门进去找州长市长?要打开大院,舒缓交通,zf是否可以先以身作则?

在美国,开放和自由是一种血液里的文化,从大学校园没有围墙就能很好的体现这一点。

美国没有所谓“校园”,只有大学区或大学城,Facebook诞生于没有围墙的哈佛大学。中国模仿Facebook最下功夫的是人人网,教学楼之间没有围墙,人人网也是从校园里走出来的。但当进入了“强社交关系”相对封闭的真实的中国社会,开放式社交会遇到极大的中国传统文化阻力和心理阻力。这也是为什么当人人网的用户从校园真正步入中国社会,人人账号的活跃度就不高了的原因。

互联网Web3.0已经到来,当人们需要学知识,找工作,卖产品,通过商品交换满足各自所需,开放社交,弱关系连接就重要起来,这种社交需求会越来越成为刚需。举个反面例子: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收集Facebook用户的个人数据,在2016年Facebook与总统大选的丑闻中,特朗普支持者、美国商人罗伯特·墨瑟就向该公司投资了1500万美元。特朗普前首席策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就是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通过一款名为“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的心理测试应用程序收集Facebook用户信息,同时还获得他们好友的资料,并对特朗普当选起到了关键作用。

商业的天性是开放性和公共性。开放性对一款社交软件的商业性会起到关键作用。2020年伊始,微信总裁张小龙就发布了微信公开课演讲,其中第一条意思就是,微信给用户带来了便利,微信用户应该用隐私数据和微信“免费交换”这种便利。就是说微信在广告盈利、更商业化的刚需下,要不给用户一分钱的使用和更大程度开放微信用户隐私数据。演讲中,张小龙试图告知天下,微信这么做“合不合法”不说,但是这样做是“合理的”行为,微信与微信用户不是商业行为,而是古老的交换行为。

最后总结一下:从开放性看,Facebook更像是介于微信和微博之间的一种存在。是打开朋友圈“围墙”的微信或是能联系对方真实好友的微博。Facebook虽然在全球有绝对用户优势和国际化优势,但在中国,有微信给大家建的围墙在,即使将来允许Facebook进入中国,也未必能在中国被迅速而且广泛的接受。

原创文章,作者:我是海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027.com/49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