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羊羊奶粉品牌怎么(春天羊羊奶粉的卖点)

2020年第一季度,由于疫情因素,导致代购、海淘受到冲击,加上消费者恐慌性囤货,一线奶粉品牌业绩爆棚。

然而,由于第一季度提前透支了消费需求,进入第二季度,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都在进行库存消化。

可悲的是,在2020年第一季度,小奶粉企业由于在物流、渠道和品牌上不具备竞争优势,业绩未能上涨,反而还在下滑。

等到进入2020年第二季度,一线奶粉品牌在去库存的时候,小奶粉企业的销售又进一步受到冲击,不得不进行降价促销,就连谋求IPO的红星美羚也不例外。

在京东平台上,红星美羚旗下“富羊羊”婴幼儿配方羊奶粉1段、2段、3段(800克)零售价均已更新为188元。而该款产品的原价是328元,粗略计算一下,降价幅度在40%以上。

春天羊羊奶粉品牌怎么(春天羊羊奶粉的卖点)

对此,乳业分析师宋亮对媒体表示,这意味着红星美羚自2018年以来实施的提价策略宣告失败。

根据规定,红星美羚决定,将富羊羊婴幼儿配方羊奶粉的零售价从原328元/800g调整为188元/800g,此价格将于8月5日零点起,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线上线下统一价格,大力度全覆盖网络推广宣传,线上推广引流,门店承接销售。

为何降价?

对此,红星美羚方面表示,因为公司积极承担扶贫责任,要以产品扶贫为抓手,以让消费者受益为目的。

春天羊羊奶粉品牌怎么(春天羊羊奶粉的卖点)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如果红星美羚真想让消费者受益,为何选择一个非纯羊奶粉(富羊羊)降价呢?德瑞兰帝纯羊奶粉标价498元/罐,为何不会大幅降价?2019年10月,红星美羚就成为了第一批国家级贫困县重点产品供应商,为何当时不选择降价呢?”业界人士告诉《五谷财经》,红星美羚旗下婴幼儿配方奶粉降价,更多地还是因为渠道库存较高,在一线品牌纷纷去库存的同时,红星美羚只能选择降价处理,否则就有爆仓的风险。

宋亮则指出,红星美羚此番降价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其通过降价甩货清理库存,回笼资金;二是其认识到自身产品力、渠道力等方面的不足,重新调整价格策略。

《五谷财经》独家获悉,富羊羊的线上线下同步大幅降价,但是,代理商的进货价只是减少了几元,门店的进货价降了10多元。换言之,红星美羚旗下富羊羊降价40%以上,主要是将压力转给了门店。

据悉,婴幼儿配方奶粉注册制度实施以后,红星美羚旗下三款婴幼儿配方奶粉获得注册,一个就是富羊羊,另外两个则是羚恩贝贝和德瑞兰帝,前者是非纯羊奶粉,后两者都是纯羊奶粉。

资料显示,非纯羊奶粉指的就是添加牛乳清蛋白,而纯羊奶粉指的则是添加羊乳清蛋白;截至目前,销量排名靠前的羊奶粉都是纯羊奶粉。

在京东平台上,羚恩贝贝的价格为398元/罐(800g,0-6个月),德瑞兰帝的价格为498元/罐(800g,0-6个月),而德瑞兰帝也被称为最贵的羊奶粉。

对比一下,蓝河乳业旗下春天羊的价格为368元/罐(800g,0-6个月),宜品乳业旗下蓓康僖羊奶粉(益生菌)的价格为368元/罐(800g,0-6个月),雅士利国际旗下朵拉小羊的价格为468元/罐(800g,0-6个月),澳优旗下佳贝艾特悦白和悠装的价格各为463元/罐(800g,0-6个月)和366元/罐(800g,0-6个月);健合集团(H&H国际控股)旗下合生元可贝思的价格为421元/罐(800g,0-6个月)。

《五谷财经》注意到,蓝河乳业、宜品乳业、雅士利国际、澳优和键合集团旗下上述产品,都是纯羊奶粉,且都是原装原罐进口;从价格来看,这几款产品都明显低于红星美羚旗下德瑞兰帝,甚至低于羚恩贝贝。

实际上,除了红星美羚,来自陕西的羊奶粉品牌并不少,比如和氏乳业旗下澳贝佳也是纯羊奶粉,奶源与红星美羚一样,主要收购陕西省富平县散养户提供的奶源,散养户每天在固定的挤奶站进行供奶,和氏乳业、红星美羚集中通过运输车收走。按照红星美羚的说法就是,外购奶源为主,自建奶源逐步发展。

在京东平台上,和氏乳业旗下澳贝佳的价格为398元/罐(800g,0-6个月),也明显低于红星美羚旗下德瑞兰帝,但高于红星美羚旗下羚恩贝贝。

基于此,德瑞兰帝被母婴人士称为最贵的羊奶粉,在此之前,就有行业媒体质疑德瑞兰帝价格过高,而红星美羚则予以驳斥,但是,红星美羚最终也没有解释明白,为何德瑞兰帝标价如此之高。

“红星美羚声称是全产业链,但是,红星美羚自己的羊并不多,主要奶源都是收购自散养户,和氏乳业、美力源也是如此,所以和氏乳业、美力源没有在全产业链上做文章;同时,红星美羚自产羊乳清粉的成本很高,不过,红星美羚到底是不是100%使用自产的羊乳清粉,外界无法得知,红星美羚可以在招股书上说明一下,因为这是有法律效力的文件;”业界人士告诉《五谷财经》,红星美羚旗下产品定价过高,在于管理团队缺乏自知之明,就像水井坊推出比茅台还贵的酒一样,结果就是没有什么销量,“另外,红星美羚多次抽检不合格,虽然不是重大的食品安全事件,却因为次数较多,致使负面信息缠身,影响了消费者口碑,这也让其产品动销较差、库存较高,尤其是在疫情出现的2020年。”

数据显示显示,2017年至2019年,红星美羚营业收入分别是2.61亿元、3.14亿元、3.4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是4005.97万元、4140.49万元、4488.77万元。

据乳业资深专家王丁棉透露,红星美羚在成人粉领域目前规模大概1亿元,如果剔除成人粉,婴幼儿配方奶粉销售规模就没多少了。以2019年为例,红星美羚旗下婴幼儿配方奶粉收入在2亿元左右。

然而,2019年,澳优旗下佳贝艾特收入约为28.56亿元,宜品乳业旗下蓓康僖销售也在6亿元左右,蓝河乳业整体收入则在10亿元以上。由此可见,在羊奶粉行业,红星美羚与头部品牌,仍有很大的差距。

同时,红星美羚在招股说明书上透露,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预计是3255.57万元,预计亏损150.56万元;而2020年上半年,红星美羚也预计收入和净利润将双位数下滑。

红星美羚方面表示,从历年来看,公司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对公司全年业绩贡献比例较低,根据2017至2019年度财务数据,公司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占全年比例平均为13.15%,因此,虽然疫情对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公司预计能够逐步恢复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因此营业收入较同期降幅与2020年第一季度相比有所缩小,预计对2020年全年经营业绩影响相对有限。

红星美羚一位前河南经销商则透露,目前红星美羚成人粉和婴配粉都不好做,主要原因是价格太高。“我已经不做了,一方面是因为产品价格高,另一方面是因为红星美羚承诺的市场支持不及时兑现”。

原创文章,作者:禅茶书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027.com/506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