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条辫子

村里最后一个留辫子的男人居然是1975年去世的。而且,至死都没有舍得剪掉他那一条细溜溜的灰黑白三色混杂的爬满了虱子的辫子。

1975年,距离清朝政权覆灭多少年?然而这个腐朽恶臭的王朝的标志性符号“辫子”居然被一个偏僻山野的穷得一辈子娶不上媳妇的村夫坚守到了咽下最后一口气。

在我三四岁刚记事的时候,见过这个满清忠实的大汉遗民一次。他疯癫癫僵尸般地在前面蹦蹦跳跳着跑,一群孩子在后面追着看热闹。几天后,此遗佬就一命呜呼了。

清政府彻底跨台后,对许多男性特别是那些身处社会最底层生活窘迫的男人及其家眷们而言,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剪他的辫子。因为他们的脑子被洗干净后塞进去了大把大把的头发丝,梳理、卫护好自己的辫子,成了他们生而为人的信仰和底线。那个时代,一个不留辫子的男人,如果不是天生的癞头或者和尚,恐怕寸步难行,死路一条。一如我们今天的一些核酸或抗原阳性在身但更需要治疗其他疾病的幼孩、老人,或者即将分娩的孕妇等等。

一种观念,一种疾病,一旦被妖魔化,这种观念或疾病本身就退场歇莱了了,取而代之的是人的大脑人的思想意识中疯狂繁衍不断升级的七七四十九变的妖魔鬼怪。新冠病毒变异到公元2022年11月份,它的症状表现还真不如一场普通的感冒更凶猛,然而,它还是堵死了河南周口一个只有四个月大的抗原检测阴性的孩子求生的通道,仅仅因为陪伴孩子的父亲抗原检测呈阳性,从这个父亲望眼欲穿打120开始,一系列妖魔化了的医护救治防疫“规定”就向这个尚不会发声喊救命的孩子挥起了屠刀。

世间少了一个婴儿,世间也多了一条冤魂!

国务院二十条已经正式落地,对身处连绵不绝的封控之中衣食住行和身心健康受到极大困扰的普通人群简直是久旱逢甘露。但是,一些地区特别是欠发达的十分落后的地区过度防疫或者说防疫被妖魔化的现象依然严重,兴建方舱的热度方兴未艾。过度防疫被他们的曲解还需要一个漫长时期从许多人的大脑中去下决心去清理、消杀。按照他们的认知,阳性患者与旧社会的麻风病人无异,狠不能得而诛之,并累及密接、次密接、次次密接人员,形成连坐。乃至于对于不是阳性的人,他们也依旧层层设卡,处处守关,变着花样制定名目繁多的条条框框,结果是新冠病毒没把人折磨死,妖魔化的条条框框把人给逼死了。

癌症的致死率和新冠病毒的致死率相比,哪个更高呢?我们身边的癌症患者少吗?勿庸置疑,近三年来,全球因癌症致死的人数远远高于新冠。然而,癌症并没有像新冠病毒如此重量级地给老百姓带来普广的灾难。我们不禁要疑惑,将新冠妖魔化到了祸及民生的地步,究竟哪些人从中得到巨大的实惠和利益呢?

当老百姓封在家里停了工作减了甚至断了收入的时候,当许多落后地区不惜一切代价一刀切“抗疫”的时候,有人意气奋发迎来公司上市赚得盆满钵满;非官方的检测机构雨后春笋般地开张营业;方舱建设和与之配套的餐饮等生活医疗用品配送等等让一批业务外包商闷声发了大财……当然,身处其中,一些伪专家肯定也因为对新冠的大肆妖魔化宣传而捞到了只有他们和鬼知道的好处……一切,都在老百姓的呼喊和期盼中看似合理地上演。在这场搏杀中,最让人眼花瞭乱的是一些地方各为其政,乱定条规非常之普遍,甚至一个社区下两个相邻的居民小区都有不同“规矩”。一些一辈子身处底层没有品尝过权力滋味的人在汹涌的疫情中一下找到了人生定位和追逐目标,继而火上浇油,无限拔高防疫措施,甚至私设关卡,拿鸡毛当令箭,把和自己一样身处底层的老百姓患病后求生或者逃生的道路封得水泄不通如铜墙铁壁一般,并眼睁睁看着几岁的孩子死去心不惊肉不跳,仿佛他们只是一只苍蝇蚂蚁。最让人难以置信难以理解的是一些地方的医院居然不同程度地神鬼莫测地停诊关门,即便还在开放,也是打着防疫的幌子对前来医疗的病人以及陪员设定苛刻的、繁琐的甚至毫无医者道德底线的人性沦丧的条条框框,将老百姓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践踏在了脚下,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医院,救死扶伤的地方,就是炮火纷飞的年代,也有战地医院与部队相守不离。一个新冠,毒株变异到今天,对大多数而言就只是一个具备快速传播能力的轻型感冒而已,怎么就让一些医院滚尿流把门给关了呢?或者自定数条警戒线将自己与患者拉开了绝对距离呢?什么医者仁心、悬壶济世,到此通通成狗屁了。

无声的冷漠的拒绝比张牙舞爪的屠宰更令人不寒而栗。

尽管辩子脏污不堪爬满了虱子,但是作为清王朝的标配,总有人顽冥不化,死不松手,视为传家宝物。对新冠病毒的认知和防治也是如此,尽管国家完善了政策亮明了态变,然而有些人咬住屎撅子不松口,妖魔化新冠防治不动摇,依然我顾地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处心积虑地为难老百姓,在老百姓的哭喊与挣扎中获取快感和甜头。

我们擦亮眼睛,看看他们还要怎样表演下去才能收场!

  • 版权声明:最后一条辫子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2124.html

猜你喜欢

古代度量衡——计量工具

古代度量衡——计量工具

古代度量衡——计量工具黄帝“设五量”,有“权衡、斗斛、尺丈、里步、十百”,简称为度、量、衡、里、数。“度、量、衡”是古代对长...

长安今何在 2022年11月17日
成语典故之程颢、程颐•见猎心喜

成语典故之程颢、程颐•见猎心喜

北宋时期著名学者程颢,字伯淳、明道,西京洛阳伊川(今河南省洛阳市嵩县田湖镇程村)人,世称“明道先生”。北宋理学家、教育家、诗人,理学...

遇见河洛 2022年11月18日
故事丨古香幽幽窎桥庄

故事丨古香幽幽窎桥庄

古香幽幽窎桥庄罗村镇大窎桥庄,在黉山北坡脚下,依山傍水,风光旖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古往今来,人才辈出,是罗村镇四大庄之一。庄名窎桥...

夕阳红似火 2022年1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