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大调整背后,新流量时代来了

创业老哥创业老哥 电商创业 2021-11-05 10:58:02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字节跳动大调整背后,新流量时代来了

最近几天,有关字节跳动调整组织架构的消息一度成为各界热议的焦点。同字节跳动调整组织架构一起发生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即刘润的年度演讲。乍一看,这是两件完全不搭界的事情,但是,如果深度分析,就会发现,这两件事情,其实是有着内在的联系和共通之处的。

 

这个内在联系点和共通之处在于,他们都将流量当成是焦点与核心,并且都在强调流量的重要作用。

 

从今日头条看,根据字节跳动CEO梁汝波的公开信,我们可以看出,字节跳动将实行业务线BU化,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 Tok。

 

在这次调整当中,最受外界关注的莫过于将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类业务均纳入到抖音的版块之下。很多人将此次调整,看成是今日头条在继续做大抖音的举措,虽然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如果相对于横向上的做大,我更加认为,字节跳动的这一次调整更像是在纵向上持续做深。

 

就在字节跳动宣布调整组织架构之前,刘润开启了他的首次年度演讲。在演讲当中,我们看到的是刘润对于商业的洞察以及他对于未来商业进化的理解。如果一定要为这场演讲找到一个主题词的话,我认为,流量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无论是他对于新流量生态时代即将到来的判断,还是演讲当中提及的代表性案例,我们都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关注纵向上的做深,做精,而不再关注横向上的无限拓展。

 

透过这样两个一前一后的事件,我们可以非常明确地看出,无论是从商业观察者的角度,还是在企业实操的角度,人们都开始将关注的焦点从传统意义上的横向的边界拓展,转变成为现代意义上的纵向上的做深。

 

由此,我们可以断定的是,流量的新时代由此开启了。

 

提及流量,可能有人会说,这个词汇已经过时。在他们看来,流量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而在互联网时代业已远去的大背景下,如果我们再去谈论流量,显然已经过时了。

 

对此,我并不赞同。

 

我认为,流量并不仅仅只是存在于互联网时代,它同样也不是互联网时代的专属。纵然是在互联网时代尚未真正来临的时代里,我们依然会围绕着流量去做生意,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流量并不是将流量而已,而是更多地成为客户。

 

当互联网时代落幕,它更多地为我们展示的以互联网模式为主导的商业模式的退场,而流量却始终都会存在,只不过它存在的方式早已发生了深刻改变而已。

 

正如刘润在演讲当中所说的那样,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所提及的流量通常是公域的流量,即外部的流量,那些并不属于我们的流量。为了持续不断的获得这些流量,我们就需要不断拓展自身的业务边界,不断丰富自己的业务类型,以便于将更多地公域流量纳入到自己的生态体系当中。我们看到的任何一家的互联网公司,几乎都是遵循着这样的脉络发展起来的。

 

当互联网对于人们的生产和生活的影响开始变得深入和全面的时候,这种以横向上的边界拓展为主导的流量获取模式开始遭遇到越来越多的困境和难题。一方面,整个大环境当中的流量基本上被瓜分殆尽,每一个行业,每一个场景,我们都会找到相应的互联网企业和相对应的解决方案。在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再去用传统的方式来拓展流量,势必会面临越来越多的困境和难题。

 

我们现在所看待的流量获取成本的不断攀升、各大企业之间的乱战,基本上都是流量大环境业已发生深刻改变所导致的。

 

另外一方面,各个行业,各个企业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流量池子。在这样一个流量池子里,他们可以对流量提供相对应的产品和服务,以让这些流量可以在自己的池子里成长。对于外来的竞争者而言,想要进入到他们的流量池子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堵隐形的高墙已经被建筑了起来。

 

然而,并不是说业已在瓜分公域流量的战役里获胜的玩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他们需要的是如何将现有的流量激活,实现现有流量的转化与成长。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新的流量时代业已拉开了帷幕。

 

我认为,字节跳动的此次组织架构调整,正是印证了这样一个新流量时代的来临,真正开启了做深、做精自身私域流量的新时代。

 

一直以来,我们都将字节跳动称为“APP工厂”。但是,如果我们深入分析这一个个的APP,就会发现,其实每一个APP,都是一个获取流量的入口。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字节跳动不断拓展了自身的流量边界。

 

等到公域流量被瓜分殆尽的时候,再去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获得流量,抑或是实现商业上的变现已经没有可能。于是,我们需要一种全新的模式。这种全新的模式就是基于现有的流量,也就是私域流量的模式。

 

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到早前以一大批互联网大佬们的退休。其实,并不没有那么多的内幕,更多是一个时代的落幕,他们需要新鲜的血液来适应这样一个时代。

 

说到底,还是流量的生意变了。

 

所以,当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调整的消息一出,我们看到的是很多的分析和解读。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分析和解读,的确是有着自己的逻辑和道理在的,但是,在这些逻辑和道理的背后,其实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逻辑,这个逻辑就是流量的性质变了,与之相对应的,我们也要把流量的打法变一变。

 

所以,相对于业务层面的深度解读,我更加愿意将其与流量结合在一起看。

 

同时,我也更加愿意将字节跳动这件事与外部的因素联系起来看。特别是和刘润的年度演讲联系起来看,因为在我看来,刘润在观察了那么多的企业之后,其实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和视角的。所以,当我听完了刘润的演讲,我的脑海当中浮现的,就是一个词——流量。

 

再对标到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调整这件事上,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更加清晰的答案。无论是做大抖音也好,无论是一切以业务为主导也罢,其实,从本质上来看,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客户,服务流量的。

 

当我们把刘润的年度演讲与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放在一起讨论,其实是有着一定的现实意义的。透过它们,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全新的时代的来临,而这个时代的主角依然是流量,只不过流量的本质变了而已。

 

总结起来,一句话,字节跳动大调整背后,是新的流量时代来了。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9889232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