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刷新》:微软“拨乱反正”的关键几步

人们羡慕微软用 100 亿美元投资压中了未来,打乱了原本 AI 技术储备领先的谷歌的阵脚。这家存在了 48 年的巨头,是 Open AI 的最大外部股东、算力提供者。

让人忍不住想追问的是:作为一家巨头,微软为何能够克服创新者窘境,再次引领科技变革?此时,重读 CEO 萨提亚 · 纳德拉在 2018 年出版《刷新》正是最适合的时间。出身印度的他是微软第三任 CEO,出版于 2018 年的《刷新》是他对转型过程的记录。

据萨提亚所写,彼时的微软正处于「大战的迷雾」之中——一方面,公司正处于拨乱反正的阶段,从效仿他人到找回自己,公司正在经历必经的阵痛期;另一方面,AlphaGO 已经横空出世,并在围棋中战胜了人类高手,以技术刷新了人类的想象,这更加坚定了微软将 AI 作为与量子计算、XR 并列为三大前沿技术方向进行投资,并坚信未来的 AI,应该是智能助理的样式。

在近期一次采访中,萨提亚形容,OpenAI 本身是一家非常使命驱动的公司,能够找到一个理解这一点的合作伙伴非常重要。微软在这一点恰好与之契合,因为在萨提亚重振微软的过程中,他首先进行、也持续深入的便是重新定义公司的使命、以使命感驱动所有员工。

近期媒体报道,在争取潜在客户上,微软和 Open AI 未来可能会面临竞争关系。需要使用大模型的公司可能会在两者提供的服务间挑选。

不过以纳德拉对于建立合作伙伴的态度,提前预知这一风险可能并不会太影响与 OpenAI 紧密合作的态度——几年前正是他面对内部的质疑,一举推进了对 OpenAI 的合作。

合作是一场旅程,他以开放的心态对待可能的变化,「即便双方都有最好的意愿,合作中有时也会出差错,甚至还会陷入僵局。有时候,你需要通过一种新的视角来审视已有的关系……明天总会有机会创造新的机遇。」

01 成为别人,不如

成为自己

「找回微软的灵魂」

2014 年的微软正处于「迷雾」之中——彼时,苹果开启了全新移动互联网的变革,一夕之间,创立 30 多年的微软从王者宝座跌落,并正因错失移动手机时代而焦虑——为了重掌移动时代的话语权,时任 CEO 鲍尔默不顾董事会反对并购了手机厂商诺基亚——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场并购的失败。

实际上,鲍尔默的接棒者、微软史上第三位 CEO 萨提亚 · 纳德拉在这场并购诺基亚的决议中投了反对票。理由是:这样的竞争是出于「嫉妒」,而嫉妒是「消极的、外部导向的,而不是内部驱动」,他认为,这并不会让微软在重生的道路上走太远。

适逢 CEO 换届,在候选高管提交给董事会的备忘录中,纳德拉的主题是呼吁「微软的重生」。所谓重生,就是要找回微软的灵魂。微软以办公软件起家,长于产品。但在那些年,它多次效仿其他公司——看见谷歌做搜索引擎取得巨大成功,于是微软也做搜索引擎;看见 iPhone 引领智能手机的潮流,于是微软也尝试去做智能手机。

此时的微软,迫切需要「找回自己」。于是,能够带头叩问出「我是谁」、「我们为何而存在」的纳德拉,毫无疑问成为了最合时宜的掌舵者。

02 以使命感和自豪驱动:

用当年引领计算机革命

的精神,「重塑生产力」

早在鲍尔默时期,鲍尔默曾总结了 3C 原则,认为实现一个目标,需要有三个同心环般的要素共同发挥作用:最外层是振奋人心的概念,中间层是成功所需要的能力,最里层的靶心是新想法和新方法所匹配的文化。

纳德拉选择将文化落实到每个人的身上。他对员工们说,我们花太多的时间在工作上,所以工作应该有更深刻的意义。他要求员工去想内心深处对什么最有热情。

避免以竞争驱动,而是以使命感和自豪驱动。微软曾经以引领个人计算机革命而自豪,「技术无非就是那些开发它的人的共同灵魂」,是什么激励当年的微软开发个人电脑?这个动力在新的时代可以怎样激励微软?纳德拉给出的回答是——打造可以赋能他人的产品。他也将这种灵魂表述为「技术的全民化」。

萨提亚上任后,他提出了「移动为先,云为先」来作为微软的全新目标,不是以手机、计算机这样的终端硬件为锚点,而是致力于计算、突出数字化带来的下一代体验。

「我们将重塑生产力,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组织,成就不凡。」他举了一个例子来表达他自己内心「微软的灵魂」当他第一次玩智能眼镜 HoloLens 时,想到的是它可以如何用于企业、学校和医院,而不仅仅是玩《我的世界》多么有趣。

03 开放心态、多谈合作:

「合作伙伴帮助我们找到

我们自己可能看不到的新机遇。」

文化重建之后的微软,一改往日固有形象开始与曾经的对手们合作,对合作保持了更开放的心态:与移动端对手苹果合作,Office 套件驻入 iOS 平台;与云计算对手亚马逊合作,为其平板电脑 Fire 提供搜索体验;为曾经视为敌人的 Linux 开源软件并提供优质的云服务。

这一切是因为 CEO 萨提亚已经意识到:要引领数字化转型,需要有新的、非传统的合作伙伴关系、投资与并购。两家公司即使曾经是对手,在条件转变的情况下,也有合作的可能性。

这样的心态与纳德拉本身的经历不无关系。他形容自己,虽然是 20 世纪 90 年代,反垄断时期「咄咄逼人」的微软的一分子,但工作的内容却是恳请合作伙伴和客户参与服务器业务,需要谦虚而不是傲慢。在更早期刚刚进入微软的时候,他的工作也是建立伙伴关系。拜访制造、零售和医疗领域的客户,劝说其将应用程序放在个人计算机上运行。

事实上,正是这样开放的心态与战术,使得微软凭借几项重要的收购和投资抢占了未来时代的先机:

比如在萨提亚上任那年的秋天,他力主微软以 25 亿美元对游戏公司《我的世界》进行了收购(盖茨和鲍尔默当时都表示了反对)。事后来看,《我的世界》不仅帮微软创造了巨额收入,也扩大了其在游戏行业的地位,更重要的是,拓展了其在移动和云服务、教育软件相关的业务可能性。

又比如今天为世人所称道的对 OpenAI 的 10 亿美元的投资。自 2015 年 OpenAI 建立之初,前者就在使用微软 Azure 的基础服务。随着模型的发展,双方的合作关系逐渐加深。2019 年,萨提亚在董事会提出欲投资 OpenAI,即便二者的业务存在潜在竞争关系——当时,微软有自己的人工智能研究团队,一些技术高管因此反对这笔投资,他们认为,「很难相信 OpenAI 能在短短几年内,完成微软研究人员在十多年里无法完成的任务。」比尔·盖茨也对 Open AI 的技术能力持有疑虑。

如今人们都理解了这项投资的意义:与 OpenAI 的合作,不仅为微软原有的产品带来了提升,也为其进入云计算的下一个时代抢占了先机。

在寻求业务增长的过程中,纳德拉清楚地知道,「合作伙伴帮助我们找到我们自己可能看不到的新机遇。」正是这样谦逊的态度,为微软带来了更广阔的空间。纳德拉在《刷新》中写道,「尊重他人以及他们带来的经验,尊重其他公司以及它们的使命。」

04 因为相信所以坚定:

终结「小娜」,

All in Copilot

当技术不成熟的时候,即便是商业巨头,对下一代产品形态的预测也往往不准确。但是有一点始终牢牢与微软的使命紧扣,即对于AI能够创造怎样的新价值的思考——利用 AI,能否更便捷地信息调取、辅助生产力、重塑生产力。

2015 年,AlphaGo 击败人类棋手李世石震惊世界,这标志着人工智能的阶段性突破。但当时,纳德拉表示,对于 AI 未来的想象,应该跳出「机器与人类对比」的框架来思考,他提出可以转换视角:比如人类与机器共同努力,来解决诸如疾病、愚昧、贫困这样的问题——当然,这样的愿景即便在今天都太遥远。

但微软最终锁定了这个愿景下的第一步:重塑生产力。

2021 年,微软做出一个重大决定:将从2014 年诞生的、内部做了 7 年的「小娜」撤出所有第三方平台,聚焦在 Microsoft 365 的办公场景,以提高生产力为目的。

2014 年,萨提亚担任 CEO 的当年,微软启动了人工智能助理项目 Cortana,即小娜。微软曾表示,Cortana 将会是革新 Windows 操作系统计划的关键部分。从技术维度,那时候的微软就已经开始思考「计算」的未来。计算的发展是一个逼近智能的过程。「最高级的智能就是认知,也是对人类语言的深刻理解」,也因此,最早在布局 AI 的时候,微软将自然语言处理作为重点方向。

根据产品最初的定位,「小娜」是在生活、工作各种场景的综合智能助理。它能够根据语音命令和自然语言交互,提供个性化的帮助并执行任务,比如设置提醒、安排约会、发送电子邮件、天气预报、管理 to do List。

7 年后,小娜死了。但她的精神——辅助搜索、协助处理文档信息,却以 New Bing 和 Copilot 的方式实现了。后两者让微软的产品重获新生、大放异彩。

在《刷新》这本书里,纳德拉清晰地勾勒出了微软对于 AI 与产品结合的想象:

  • 利用人工智能从根本上改变人们与小娜这样的机器人的互动方式

  • 将 Office 365 这样的应用注入人工智能,帮助人们提高效率,专注于最重要的事情

05 将「同理心」

运用在工作中:

本质上是人类

对自身的关爱

贯穿《刷新》全书的关键词是「同理心」。萨提亚将对「同理心」的习得追溯到他的个人经历上。他第一个孩子扎因出生时,因宫内窒息而患有先天性脑瘫。于是,丈夫和父亲这两种角色将他带上了特别的情感之旅。这使得他去理解与自己处境完全不同的人,并去爱人类聪明才智所能达成的一切。

在带领公司转型、重建文化的过程中。他将背后的驱动因素总结为「同理心以及赋能他人的意愿」,他的目的是把创意和对他人的同理心连在一起。

「创意令人兴奋,同理心则是我做事的核心准则。」这使得他对于以技术改善不同人们的生活状况充满了热情,云计算普及也让他看见很多这样的例子:在肯尼亚,基于移动技术和云技术建立起的太阳能电网,让人们在厨房以电炉取代危险的煤油;在印度安德拉邦和美国的塔科马,通过云计算进行数据分析,帮助减少因资源不足导致的退学……而在他掌舵后,建立一系列开创式的合作关系的过程中,「感知别人的想法和感受是一种至关重要的能力」。

在机器智能崛起的时代,「同理心」依旧值得被重视。纳德拉将对「同理心」的习得追溯到他的个人身,「丈夫和父亲这两种角色将我带上了一条情感之旅」,这使得他去理解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并去爱人类聪明才智所能达成的一切。将「同理心」运用在工作中,他总是在交谈中,尝试理解文化背景、思维差异与自己不同的人。

尽管 ChatGPT 已经能够在对话中表现出「有同理心」的样子。但是「同理心」这种状态,建立在不同精神主体对彼此存在的尊重之上,本质上是人类对自身的关爱。

拥有同理心的微软,才能继续在打造好产品的路上,更进一步。

本文源自极客公园

  • 版权声明:重读《刷新》:微软“拨乱反正”的关键几步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666484.html

猜你喜欢

深度学习发展史和26个神经网络模型

深度学习发展史和26个神经网络模型

本文首先从4个方面(张量、生成模型、序列学习、深度强化学习)追踪深度学习几十年的发展史,然后再介绍主流的26个深度学习模型。1.深...

深度学习僧 2022年11月17日
华为新专利公开,谁再窥屏,我有证据

华为新专利公开,谁再窥屏,我有证据

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尤其是诸如智能手机等终端的普及,终端的功能也日益增多,比如,用户可以通过终端实现与其他用户之间的数据交互、转...

SeenPat新专利 2022年1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