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瑞幸向中国瑞幸索赔100亿泰铢,谁是“李鬼”?

据泰国多家媒体报道,19日上午,泰囯皇家50R集团向法院正式提交诉讼,要求法庭判决中国瑞幸咖啡赔偿经济损失100亿泰铢(约合人民币20.46亿元),法院对此已立案受理。

随后,中国瑞幸咖啡微博回应称“关于被泰国假瑞幸索赔100亿泰铢问题,情况还有待核实”。瑞幸回应文案中还有一句泰文,“ฉันอ่านไม่ออกแต่ฉันตกใจมาก!”,翻译成中文的意思大概为“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中国瑞幸和泰国瑞幸,谁是李逵,谁是“李鬼”?

谁是李逵,谁是“李鬼”?

瑞幸咖啡近年来在中国快速崛起。

据2023年二季度财报,瑞幸咖啡门店总数达10836家。瑞幸咖啡成为中国市场第一家门店数量破万的连锁咖啡品牌。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下属的中国商标网上搜索瑞幸咖啡词条发现,目前瑞幸咖啡共申请了55件商标,其中最早的瑞幸咖啡商标可追溯到2017年9月28日。

据公开报道,泰国皇家50R集团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表示,泰国瑞幸咖啡在2020年向泰国商务部合法注册了瑞幸商标,目前一切都依照泰国法律规定和程序办理,并获准使用该商标经营销售茶和咖啡等饮料的咖啡店业务。

中国瑞幸咖啡随后向泰国中央知识产权和国际贸易法院提出了违反事实真相的诉讼,指控50R集团恶意注册商标,对此初级法庭判决被告败诉。但50R集团认为判决不公,向法庭提交了反驳,且已在今年12月1日获得胜诉。

“恶意注册商标”如何判定?

随着本土品牌加速出海,跨国商标权之争已成为普遍现象。

此次两家瑞幸咖啡之争,症结在于,瑞幸咖啡商标在泰国被抢注。

泰国的品牌与中国瑞幸咖啡的商标设计几乎一模一样,连英文标识也完全相同。唯一区别,泰版是“向左看小鹿”,而中国瑞幸的小鹿是向右看。

泰国luckin Coffee在2020年已经向泰国商务部合法注册了瑞幸商标。据查询,至2020年6月,瑞幸咖啡在中国已经开设了超过4300家门店,规模可算相当庞大。但从目前信息看,彼时瑞幸咖啡在布局海外市场、至少在布局泰国这个东南亚最大的咖啡市场时,并未提前落子,导致商标在泰国被合法抢注。

因此,中国瑞幸此次对泰国luckin Coffee的指控是“恶意注册商标”。那如何判定恶意注册呢?

广东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温蕰知发布的一则”普及贴”指出,依照中国法律,如下行为会被认定为恶意抢注商标:

1、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
2、被控抢注人三年内未使用该商标,且向该商标使用人提出高价使用费的;
3、会被认定为恶意抢注商标的其他行为。

那泰国法律又是如何规定的呢?据泰国曼谷的文华律师事务所相关法律专家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

中泰之间没有签订商标合作协议,根据泰国商标法第63条规定,如果泰版瑞幸最先向泰国商标局注册使用这个商标,那么其就有权利在泰国从事该领域的业务,这就是瑞幸败诉的原因。

如果中国瑞幸向泰国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证明自己在全世界范围更早使用这一品牌且更有影响力,那么法院可能会重新考虑之前的判决。

如今,瑞幸在中国市场的门店数量和营收已超过了星巴克中国,为进一步拓展业务,开始走向海外市场。商标权之争,必然成为瑞幸进入泰国的一个巨大阻碍。在其他国家也可能面临同样问题。

商标注册涉及不同种类

商标注册是个极其复杂的问题。即便注册了商标,也要注意商标注册涉及不同种类。

立方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焱表示,商标的注册涉及到不同种类,包括文字、图形、立体商标、位置商标等。在国外,一些特殊类型的商标如位置商标、运动商标等也需要特别注意。

位置商标:例如阿迪达斯的三道杠,目前,阿迪达斯在一些国家成功注册了三道杠的位置商标。这表明在某些情况下,品牌的标志性特征可能不仅仅是标识本身,还包括标识在产品或包装上的具体位置。

装饰性商标:苹果门店的整体布置被认为是一种商标,强调了商标不仅仅限于文字或图形,也可以是与产品、服务相关的装饰性元素,这种商标的注册可能需要考虑到整体外观和设计。

运动商标:例如诺基亚的握手动作。这种运动商标凸显了商标不仅仅是静态的标识,也可以包括一些动态的元素,如动作、图像等。

颜色商标:例如蒂芙尼蓝(Tiffany Blue),在一些国家,特定颜色在特定行业中也可以作为商标注册。这点在珠宝业等领域尤为常见。

张焱提示,目前全球的商标类型多种多样,在欧美国家分类更多。企业在进行国际业务时应当根据目标国家的法规和习惯,灵活运用各种商标类型,同时谨慎对待商标的使用和设计,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潜在的法律风险。

商标权争端有哪些难点?

知识产权一般被认为是人们对自身智力成果所享有的权利。目前知识产权的案件包括三大类,分别为著作权、商标权和专利权。

法律人士指出,商标权在知识产权中属于比较特殊的门类,商标抢注的现象是世界性的难题,且商标侵权的定性非常复杂。

张焱表示,与其他知识产权争端相比,商标侵权的判定依赖于更多因素的综合考虑。其中,著作权涉及到作品的创作,专利权涉及到技术的创新,而商标权则是商誉的结果。

“商誉的概念包含了商业活动和品牌形象的经营,因此商标并非仅仅是一个符号,更是品牌持有人对其品牌的投入体现。商标在经过商标权人的精心培育以及产品质量提升后,才使得品牌具备了真正的价值。所以,商标的价值的确不仅仅来自于商标本身的设计,更取决于品牌的建设和维护。”张焱说。

泰国luckin Coffee的商标整体设计与元素,与中国瑞幸高度相似。张焱对此表示,在诉讼实务中,大部分商标侵权案件属于近似商标侵权。这意味着被告使用的商标往往与原告商标并非完全一致,如何在相似但非完全相同的情况下判定侵权是一个颇具挑战性的问题。这种相似性使得商标权争端的判定变得更为错综复杂,需要考虑多个因素来确保裁决的公正和合理性。

目前,在我国商标权争端中,原告一般需要证明商标的知名度,这成为判决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张焱强调,在商标争议中,原告作为商标权人,证明其商标在市场上具备一定的知名度,将有助于商标权人在争议案件中获得法院的支持。

他举例指出,知名度不高的商标在商标侵权案件中,一般很难得到法院判赔高额的损害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商标专用权人不能证明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过该注册商标,也不能证明因侵权行为受到其他损失的,被控侵权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跨国商标权之争怎么解决?

在跨国商标权之争中,此前多有案例。

2004年,海信与博世-西门子(简称博西)就出现过跨国商标权之争的情况。据了解,抢注事件始于1999年,博世—西门子公司在德国抢先注册了“HiSense”商标。海信发现后,曾提出以数万欧元的价格买下“HiSense”商标,但博西开出的转让价格高达4000万欧元。

在2005年“中国商标海外维权研讨会”上,商务部等政府部门、中国家用电器协会等民间组织纷纷表示支持海信,当天海信也宣布决定派律师团赴德国诉讼。接下来,博西方面态度大变,主动撤销了德国的诉讼,并要求回到谈判桌上来。

张焱直言,在跨国商标侵权纠纷中,政府层面的调解和协助在推动问题解决方面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在强烈的舆论压力下,通过政府层面的介入,双方或许有望进行公开而直接的商业协商最终达成和解,特别是当双方都愿意通过谈判来避免更为复杂和漫长的法律程序时。

部分内容参考红星新闻及公开信息

来自:国是直通车

  • 版权声明:泰国瑞幸向中国瑞幸索赔100亿泰铢,谁是“李鬼”?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667354.html

猜你喜欢

深度学习发展史和26个神经网络模型

深度学习发展史和26个神经网络模型

本文首先从4个方面(张量、生成模型、序列学习、深度强化学习)追踪深度学习几十年的发展史,然后再介绍主流的26个深度学习模型。1.深...

深度学习僧 2022年11月17日
华为新专利公开,谁再窥屏,我有证据

华为新专利公开,谁再窥屏,我有证据

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尤其是诸如智能手机等终端的普及,终端的功能也日益增多,比如,用户可以通过终端实现与其他用户之间的数据交互、转...

SeenPat新专利 2022年1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