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战王

汽笛声划破金山港湾,环球旅游国际皇家级游轮缓缓靠岸。华夏警察荷枪实弹团团包围,游客迅速从甲板疏散。天宇卫视新闻现场报道,记者紧盯着游轮上的各国旅客,声情并茂地描述着昨天的劫难,强调幸好乘客安全无恙。

在游轮的后甲板,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站在护栏旁,深邃的眼神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而就在警方开始搜查时,这个年轻男子突然拖着行李箱跃海而下,仿佛一只翩然起舞的海鸟,却在半空中突然消失,只留下微弱的波纹在空气中荡漾。

随着警察和记者的忙碌,一个神秘女子带着墨镜走下游轮,摘下墨镜后朝游客人群扫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她心中的期待在每一个下船的旅客身上流连,却没有找到她想要看见的人。

“也是,像他这样的人,想要不被人发现,真的是太简单了!”女子轻声自语,心情有些失落。被周围的警察催促,她只能随波逐流,跟着人流离开。在拥挤的人群中,一辆深蓝色的玛莎拉蒂停在女子身旁,一名穿着正装的秘书迅速走到她面前,关切地询问:“小姐,您没事啊?昨天听说游轮出事,真是吓坏我了!”

风衣女子歉意一笑,“呵呵,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她再次朝游轮上望去,但那个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她只好跟着秘书上了车。秘书看向女子的眼神中透露着疑惑,“小姐,是不是还在等什么人啊?”

“没事,走吧!”风衣女子摇摇头,神色逐渐恢复正常。她相信,那个人总会找到她的。但她没有注意到,游轮后甲板上的一名男子正在密切注视着她的离去。

在蒙娜丽莎高档会所的一间包厢内,一名年轻男子倚在小型酒吧吧台上,不停地喝着鸡尾酒。他穿着休闲裤和洁白衬衫,领口敞开,看起来似乎毫不在意。调酒师看着他,感慨地说:“沐风,你调酒的手艺真是大师级的,为什么不去找个高级酒吧做首席调酒师呢?”

沐风听罢,横了调酒师一眼,“Get-out!”他嘴里充满酒气,语调断断续续,仿佛醉汉,但脸上却没有一丝酒红,让人难以判断他究竟是真的醉了还是在装。

“得得得,您继续……这是你要的激情海岸,你看看,味道和昨天比有没有什么不同?”调酒师赔笑着说。

“先放那儿,我去上个厕所!”沐风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向酒吧门口。解决完生理问题,他朝洗手池洗了脸,双手撑在吧台上,目光凝视着镜中的自己。

在他转身准备回去时,耳中传来一声求救:“救命!”“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叫救命?而且声音听起来好像还挺熟悉的?”沐风的灵敏感觉让他听到了平常人无法察觉的声音。他心中一动,决定追随声音的方向看看。最终,他来到了一间包厢外,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正站在门前。包厢内传来女子的呼救声。看着这一幕,沐风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光,他决定插手此事。

“你是谁?”眼看好事即将成功,却被突然打断,这令王嘉伟和冯正怒不可遏。他们盯着门口的年轻男子,阴沉地问道。

“唔,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欠我东西!”沐风毫不在意两人的愤怒,挑了挑下巴,指向包厢角落的林敏君说:“我今天来找她还债,欠了我大半个月了,找了那么久,终于找到她了!”

林敏君在酒精作用下,勉力保持清醒,眼看沐风出现,她松了口气,“他来了,就好了!”

在事发前,林敏君被灌了几杯高度的红酒,平时不喝酒的她忍着酒劲,不愿被包厢里的两人玷污。此时见到沐风,她放松下来,瘫坐在地上,手中的红酒瓶掉在地上,滚远了。

“小子,不管你是谁,最好离开这里。这女人欠你东西?凭她身份,怎么可能欠你什么?”王嘉伟和冯正眼神相交,冯正提议:“这位兄弟,五十万在这卡里,密码123456,你拿去,事情就算没发生过,怎么样?”

“额,两位,你们现在的处境貌似是我主导吧?”沐风懒散地漫步包厢,看到一瓶1982年的拉菲红酒,“这酒不是这里的。”

沐风不接过银行卡,双手插兜,挑衅地说:“你们的保镖都被我打倒了,你们以为你们的实力比他们强?”

沐风的举动让王嘉伟和冯正难看,他们自家带来的酒被沐风倒掉,愤怒不已。

“阁下什么意思?”王嘉伟心急,走到沐风面前质问。

“没什么,这女人你们不能动,她还没还我东西呢!”沐风坐在沙发上,高脚杯中品尝着酒。

“所以呢?”王嘉伟明白自己力量不敌,但不甘心。

“所以,你们最好走!”沐风冷笑,“否则,我送你们出去。”

“你……我们不怕你!”王嘉伟气愤,但知道实力不济。

“滚!”沐风一脚将王嘉伟踢飞,撞到冯正身边,冯正也被踢到地上。

“走吧,带上那两个。”沐风冷声,冯正拖着晕倒的人出去,“结账,把门关上!”

沐风决定离开,但冯正心生阴谋,想让林敏君声名狼藉。包厢内,沐风看着瘫坐的林敏君,不禁叹了口气。

“唉,麻烦的女人,每次都遇到危险。算了,看在她欠我的份上,再帮她一次好了。”

林敏君身上的职业装凌乱,她欠着沐风一个香吻。沐风抱起她,开始按摩她,帮助她恢复。

林敏君醉意渐消,呼吸平稳。沐风放下她,坐回原位。林敏君清醒,意识到刚才的情况,松了口气。

“放心,那两个禽兽被我赶走了。”沐风懒散地说。

“是你!”林敏君认出沐风,“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沐风笑道,“你欠我的东西,我当然得看紧点,不然你跑了,我找谁要香吻?”

“你……”林敏君红着脸,回想起半个月前在游轮上的一幕,她将东西托付给沐风,答应了一个条件,却没想到是亲吻。

林敏君心里明白,沐风刻意躲开,成了救世主。她欠了沐风一个东西,一个香吻。

“你闭嘴,把眼睛也闭上!”林敏君娇呼,开始整理衣服。半分钟后,她完成整理,白了沐风一眼,称他“流氓”。

“流氓也是文化,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沐风顺从地闭上眼。林敏君听到沐风的话,更加羞愤,嘴里轻啐:“真是的。”

包厢门再次被撞开,这次进来的是几名巡警。

“胡警官,就是这里,我亲眼看见包厢里有一个男的对一个醉酒的女子不轨行为,已经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我不敢进去,不想看到不雅的场面!”报警人焦急地说。

沐风从沙发上站起,懒洋洋地看着巡警。“真是时候,我正在为这位女士保护自己的尊严呢。”

巡警领头的胡警官冷静地审视了一下情况,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这位女士欠了我东西,我今天来催债,没想到被这两位绅士拦住了,还差点发生冲突。”沐风用轻松的语气解释道。

林敏君急忙附和:“是的,他说的是真的。他只是来催债的。”

胡警官看着眼前情形,面色严肃:“好的,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具体情况,麻烦你们配合调查。”

沐风点头示意,林敏君紧张地跟着。

胡警官仔细询问了沐风和林敏君的陈述,然后示意巡警记录。他沉吟片刻后宣布:“根据初步了解,这位先生确实是来催债的,没有违法行为。”

沐风和林敏君点头表示理解,胡警官告诉巡警留下处理,随即离开包厢。

沐风轻松地坐回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林敏君:“看来你欠的债不止我一个人知道了,要小心点。”

林敏君咬咬嘴唇,尴尬地道:“谢谢你帮忙,虽然你总是在我遇到困难时出现。”

沐风摇摇头:“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巧合。不过,你欠我的东西我还是要提醒你的。”

“嗯,我知道,待会儿我们再谈吧。”林敏君略带羞涩地说。

包厢内氛围逐渐轻松,两人坐下,开始聊起过去的一些趣事。时间悄悄流逝,林敏君觉得在沐风身边,总是不那么孤单。

突然,包厢门再次被推开,这一次进来的是服务员,手里拿着账单:“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的账单,请结账。”

沐风懒散地看了一眼,笑道:“这个算我请客,记在我头上。”

服务员领了钱,离开包厢。林敏君看着沐风,心中涌起一丝感激之情。

“多谢你帮忙,不然可能真的会闹得很不愉快。”林敏君轻声说。

沐风摆摆手:“别客气,说起来,你还欠我一个香吻呢。”

林敏君噗嗤一笑:“你真是记仇。”

“怎么可以忘记呢?”沐风调皮地眨眨眼。

林敏君红了脸,有些局促:“这个……等会儿再说吧。”

两人笑着离开包厢,走出会所。外面的夜晚清新宁静,月光洒在街道上。林敏君感慨地说:“谢谢你,沐风,帮了我很多次了。”

沐风深深看着她:“或许,我们的缘分还没完呢。”

林敏君微微一笑,她感觉自己对这个看似轻浮的男人了解得越来越多,心底泛起一丝暖意。

两人在夜色中慢慢走着,聊着彼此的故事,未来仿佛展开了新的一页。这个夜晚,成为了两人心中美好而难忘的记忆...

【点我继续阅读】《 最强战王 》 全本在线阅读 - 守吾小说

  • 版权声明:最强战王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667463.html

猜你喜欢

文明旅游:文明出行,“游”你有我

文明旅游:文明出行,“游”你有我

为进一步提高市民文明素质,营造文明和谐、安全有序旅游环境,引导市民及游客文明旅游,争做文明出行的践行者、引导者,近日,在团江门市委...

九派快讯 2022年11月17日
乱入西游 第一卷 朱紫国 第2章

乱入西游 第一卷 朱紫国 第2章

第2章金芝出现噶丹寺非常有名。陈勾史一直很想来西藏旅游,所以曾经做过很多关于这片高原的前期准备工作,对于这座寺庙,他也是有研究...

巫医之蛮荒之地 2022年11月17日
「玉隆拉措」317国道上"最美的遇见"

「玉隆拉措」317国道上"最美的遇见"

玉隆拉措,又名新路海,藏文的意思是“一见倾心的圣湖”。之所以有这样的名字,相传当年格萨尔王的爱妃珠穆被这座神湖的绝色佳境深深吸...

四川走吧旅行 2022年11月17日
扣秀英:风中那一抹淡黄色

扣秀英:风中那一抹淡黄色

琳倩和苏菲约好一同去十几公里外的公园游玩。天刚蒙蒙亮琳倩就起床,微信通知苏菲快快起床早点去,路上要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车程。好在...

香落尘外作伴结庐 2022年1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