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忠义考

潮州忠义考

1月16日便到了潮州,至24日离开,前后九天呆在了潮汕地区。其中有两天上了南澳岛之外,其他都在潮州的辖区,算是很认真的把潮州市的辖区尤其是古城一带考察了一番。

潮州旅游核心在湘桥区的古城,景点排在第1位的是潮州桥,第2位的是韩文公祠,而让我真正有收获的是对潮州历史上反抗异族入侵的忠义行为之考察。

作为一个汉族人聚居很有历史的城市,潮汕人奉祭“双忠”神明张旬、许远的习俗由来已久;四乡六里多有建祠庙;双宗祠或双忠庙常见的门联是“国士无双双国士,忠臣不贰二忠臣。”而我对潮州经历了三次反抗异族侵占的战争并被烧杀掳掠的悲剧中的表现更感兴趣。

第一次抗击异族侵略之战发生于宋末景炎三年,即元朝至元十五年(1278)。景炎二年元军逼近潮州,知州闻风逃走,摧锋寨正将马发临危受命,率众抵抗,元军久攻不下,于是绕道攻取广州等地,并于翌年再次围攻潮州城,马发继续率众坚守,元军久攻不下,后因叛将南门巡检黄虎子出卖,城被攻陷,马发率残部退守金山子城,终因寡不敌众,全家殉节。城陷后,元军迁怒于城中百姓,进行“屠城”。

元军这次屠城中杀了多少人,史籍没有具体记载。据黄挺、陈占山著的《潮汕史》资料,宋末时潮州所属总人口约60多万人,平均每平方公里为50人;潮州城为州治的所在地,人口比较集中,倘以1比100计算,人口也不超过2万人,因此可估计被杀人数最少以千计,“三家巷”据说就是当时因巷中有三家人幸免于难而得名。

现潮州古城景区金山上的马发墓和山下的忠节坊,以及位于太平路中段的“三家巷”,就是这段历史的见证。

潮州的第二次反抗异族侵略之战发生在清顺治十年(1653年)。时任潮州总兵郝尚久原为广东提督李成栋部将,顺治五年(1648)随李反清,任潮州总兵。顺治七年,郝尚久降清,但未受重用,遇明末遗臣郭之奇策动收复潮州,于是又举兵反清。顺治十年,清庭派靖南王耿精忠率军10万围攻潮州,由于叛将王安邦出卖,城破,郝率残部退回金山营寨,后与子投井而死。清军进城后,屠城3日,死尸遍地。现古城北阁景区内的金山上的“古井”和西湖公园景区内葫芦山上的“普同塔”,就是这段历史的见证。

这次潮州遭屠杀人数,据记载,“时有僧人海德和尚(饶平人,俗姓萧)与揭阳义士钟万成把尸体约10万,集于西湖火化、埋葬。现在可以看到的古迹是:古井、普同塔。

1,古井。该井最早何时开掘,已无考证。据潮州市文管会办公室一九九零年一月所立牌之介绍:该井于一九八九年十月发现。据地方志籍记载,清顺治九年(一六五三年)潮州总兵郝尚久反清复明,结寨金山顶时,"凿井百余尺,可饮万人”。闰八月,靖南王耿继茂率兵镇压,以巨炮佯攻西北门,入夜暗遗舟师效东门,叛徒王安邦开水门策应,城大乱。尚久急抽师入金山垒,清军大队直至,城不及闭,遂与其子尧投井。耿继茂令部下戮尚久父子尸,纵兵屠掠,死者约十万人。其后有僧人将死者合葬西湖山(今普同塔)。此井即都尚久殉难遗址。

由于金山向为州郡治所,宋末马发守潮州时也曾据山立寨。因此关于该井的始建年代,尚有待于各界人士深入探索

2,普同塔。“普同塔”在西湖山南的栖凤石旁,林木环抱郁郁葱葱,俯瞰西湖,凤城,远眺韩江,笔岭、云天辽阔,凤物宜人。塔南向,高三点一二米,基围六点五米,六棱七级,前竖碑,高一点五二米,宽零点六五米,镌“普同塔”三字,上款有“顺治十年癸己九月十三日立”。下款是“公元一九五九年九月重修”,塔外围屏左右联云“逝者如斯乎,揜之诚是也。”句出《论语》,含意深刻,引人遐思。

  清顺治十年(1653年)三月,潮州总兵郝尚久举义反清,奉明朝永历年号,当年闰八月,清廷命靖南王耿继茂,靖南将军哈哈木等,统满汉兵十万,围攻潮城,又暗中勾结郝尚久部属王立功等为内应。于九月十三日夜启城门引入清军,郝尚久力战不敌,退入城内金山大营。与儿子郝尧一起投井殉国,耿继茂还下令戮尸。因郝尚久兵将与清兵激烈厮杀,故耿继茂接着血洗潮城,遗骸十余万。时有僧人海德和尚与居士钟万成共敛尸于葫芦山焚化,并在山南栖凤石旁挖坑,埋葬骨灰,坑西铺上青石板,建成“普同塔”,勒碑:“顺治十年九月十三日立”,标明这是受难的日子。

  一九三九年日军攻占潮州,该塔被毁。一九五九年,潮安县人民政府重修,并志其事于栖凤石,可惜原石已无存。

制造了潮州第二次屠城的耿继茂一门三代(其父耿仲明、其子耿精忠)皆是民族叛逆、千古罪人,最终未得善报。

清兵入关,由于满清朝统治者力量尚不足以直接控制南方各省,因此将汉人降将有功者分封管理在一些南方省份,如吴三桂封平西王,镇守云南,兼辖贵州;尚可喜封平南王,镇守广东;耿仲明封靖南王,死后,其子耿继茂袭封,镇守福建。上述三方势力合称三藩。三藩在所镇守的省份权力甚大,远超过当地地方官员,并可掌控当地军队、税赋等。

耿继茂,生年无考,死于1671年。辽东人,汉军正黄旗,靖南王耿仲明之长子,清初三藩之一。耿继茂顺治十年(1653)率部进犯潮州并屠城后,顺治十三年(1656)初,耿继茂与尚可喜攻下广州,“怒其民久相抗,凡丁壮辄诛戮”。

顺治十七年(1660)七月,耿奉命移镇福建,屡犯郑成功部。康熙元年(1662),耿继茂侦知郑成功死去,不久即招降郑成功族兄总管郑泰,郑泰遣中军杨来嘉赴漳州献其敕印,郑成功弟郑世袭、都督郑赓、杨富、陈宗率明郑官员数百、兵众数千降。

康熙二年(1663)十月,耿继茂同李率泰督兵渡海攻克厦门。

康熙三年(1664)三月,耿继茂复与李率泰、王进功及海澄公黄梧统兵攻占台湾。

康熙十年(1671)正月,耿继茂因病上疏陈疾剧,请以长子耿精忠代理藩务得旨俞允,五月即亡。

康熙十二年(1673年),清廷下诏撤“三藩”,耿精忠反,自称总统兵马大将军,蓄发易服,响应吴三桂,入江西、浙江,被清军击败,遂降。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正月,三藩之乱彻底平息,康熙帝即下令将耿精忠凌迟处死,耿氏终于结来走狗之历史。

第三次抗击异族入侵并遭烧杀抢掠是1939年6月27日日军攻占潮州至日军投降。

1939年6月21日日军开始攻击潮汕,先后轰炸潮州城50余次。潮州城失陷后,中国军队曾于1939年7月两次反攻,均告失败。其中,7月15日(农历五月二十九日)夜,国军发起反攻潮州城的战斗。日军四处调集兵力包抄反攻部队,激战3昼夜,反攻部队伤亡400多人,最后撤离潮州城。事后,日军对全城和城郊进行报复性烧杀,被杀群众数百人。新桥路、布梳街、西马路、昌黎路、太平路、南春路等处被毁房屋2000多间,其他损失不计其数。

潮州城在沦陷前,居民近十万人,至日本投降,中国军队进城接管时,全城只剩下1万多人口。潮州城区、城关镇、各区、庵埠、凤塘、西塘、竹围、龙翔寨、浮洋仙庭、黄冈、汫洲、柘林、海山、汛洲等很多地方被日军血洗,烧杀掳掠,数千妇女被强奸……。其中在1943年饥荒、瘟疫、日军经济封锁导致人口大量死亡。为躲避战难,大量潮州人口逃往内地和东南亚国家,无数家庭妻离子散,至今仍有不少当年逃难的百姓无法找回亲人。

虽然日军武器比国军精良许多,但攻占潮州城区并不能占领潮州全境,在潮州的郊区仍然是中国军队的控制区。中国军队和潮州人民英勇抗击日军侵略的战斗一直没有停止,直至日军投降, 可惜的是这一类的文物和资料不容易找到。

潮州的三次被屠城是中华民族多灾多难的缩影。战争是残酷的,和平的日子真好。










  • 版权声明:潮州忠义考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98570.html

猜你喜欢

潮州忠义考

潮州忠义考

潮州忠义考 1月16日便到了潮州,至24日离开,前后九天呆在了潮汕地区。其中有两天上了南澳岛之外,其他都在潮州的辖区,算是很认真的把潮...

王才亮的学术园地 2023年01月25日 0
上海笔记:走郊区的小路

上海笔记:走郊区的小路

#我的生活也是头条#梁东方从公路拐进乡间小路,就像是鱼儿终于入水,喧嚣尽去,自由自在的安详世界由此无边无际地展开。那条高分贝的公...

东方连话 2023年01月25日 0
Happy 兔 year|广州的年,幸福的味

Happy 兔 year|广州的年,幸福的味

花城广场花坛喜庆热闹。挂灯笼贴春联,逛花海赏花灯,广州的年味传统,又有特色。声声“新年好”“恭喜发财”,广州的年味实在,又有温度。...

广州日报 2023年01月25日 0
西域净海——赛里木湖

西域净海——赛里木湖

第22天行程:独山子--乌苏市--精河--赛里木湖景区,全程约340公里,行驶约4小时。夜宿:赛里木湖景区。自驾线路:连霍高速。行程亮点:赛里木...

木子随行 2023年01月25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