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云密布: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战始末(70)第三次哈尔科夫之战~3

1943年2月19日,希特勒从南方集团军群司令曼施坦因指挥部飞走之后,他终于可以自由行事,安排部署第三次哈尔科夫之战。

“我们能用什么部队去对付锡涅利尼科沃的苏军呢?”曼施泰因在他的作战会议上问道。

“可以用第15步兵师,先生,”他的参谋长回答道。

9天前,布申哈根将军率领的这个师,搭乘70节车皮,刚刚离开大西洋海岸的拉罗谢尔地区。

这个师配备着精良的武器、冬装、雪橇和滑雪板、越野车,还有一个反坦克营,其先头部队已于昨天(2月18日)抵达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

按照计划,该师里的第一批作战营将于今日赶到,但此刻他们在哪里?怎样才能以一道紧急命令掌握该师,并指引他们扑向苏军?

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的所有无线电电报、电传打字机和电话发出了同样的信息:“第15步兵师师长在哪里?”

很快,找到了,但第15步兵师师长布申哈根将军还在文尼察,大雾和暴风雪延误了他的起飞。

不过,他的作战参谋维勒默中校,已经出现在了下第聂伯罗夫斯克枢纽站,这是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东北方的一座小火车站。

接到召唤后,维勒默决定挑起这一重任,他带上几个先行赶到的连队直扑苏军据守的锡涅利尼科沃镇。

接着,他立刻接通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车站的电话:“立刻让运送第15步兵师的列车继续前进!”

2月19日午夜,第一列火车到达下第聂伯罗夫斯克枢纽站,送来了第88掷弹兵团的3个连。

这位师作战参谋与营长贝克尔上尉匆匆商谈,搭载着马匹和车辆的车厢已挂钩,各位连长和排长获得了情况简介,伴随着一声汽笛,他们又出发了。

此刻,步枪和机枪已伸向车厢外,列车轰鸣着穿过冬夜的黑暗,向锡涅利尼科沃而去。

士兵们紧张地趴在车窗和车门后,手里的武器做好了防备,冰冷的寒风穿过车厢,他们还要前进24公里,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战斗。

贝克尔瞟了一眼手表的夜光表盘:“快到了。”这是一场奇特的火车之旅,他们从大西洋直接赶赴第聂伯河战场。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啸,火车停了下来,躲在温暖、舒适的车站小屋中呼呼大睡的苏军士兵,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来自弗兰克尼亚的这些德军士兵便已出现在他们面前,接下来,铁路的两侧也被肃清。

第二列火车也顺顺当当地赶到,送来营部人员、3个步兵连、1个机枪连和3辆75毫米自行反坦克炮。

奇袭成功,激烈的夜战中,第88掷弹兵团夺下全镇,并在苏军坦克部队的猛烈反攻下,守住了该镇。

第二天,苏军切断了下第聂伯罗夫斯克枢纽站东面的铁路线,但布申哈根少将(他已搭乘鹳式侦察机亲自赶到这里)命令他的部队下火车,来到敞开的铁轨上。

第88、第81和第106掷弹兵团以及第15工兵营占据了锡涅利尼科沃与新莫斯科夫斯克之间的斜向防线,这是第聂伯河大河曲前方的最后一道屏障。

待苏军最高统帅部意识到第6集团军和“波波夫”坦克集群将要遭遇危险,已为时过晚,他们被德军大胆的快速机动所粉碎。

曼施泰因的部队立即赶往顿涅茨河,对哈尔科夫发起进攻。

在锡涅利尼科沃东面123公里处的红军村,波波夫坦克集群的先头部队已将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通往斯大林诺的铁路线切断,此举将威胁着顿涅茨盆地的工业中心。

费利克斯·施泰纳将军的党卫军第5“维京”装甲掷弹兵师,试图驱散红军村的苏军部队。

前进中,该师收到曼施泰因发来的电文:“强大的苏军——波波夫坦克集群——在伊久姆渡过顿涅茨河,挥师向南,朝红军村方向而去。‘维京’师应立即向西转进。

任务:牵制波波夫坦克集群。”

但是,起初这个行动并未获得彻底的成功,“北欧”、“日耳曼尼亚”和“西欧”党卫军装甲掷弹兵团的斯堪的纳维亚和荷兰志愿者们尽管暂时挡住了波波夫的先头部队,并将他们挤压到一处,但是“维京”师的坦克实在是太少,而且,经历了高加索、顿河和米乌斯河的激战后,这些德军坦克早已破旧不堪。

德军3号坦克

不过,“维京”师炮兵团娴熟而又灵活的炮击技术挽救了形势,施泰纳的炮兵指挥官吉勒将军,在红军村南面以一个巧妙的战术机动,成功地造成一种印象:

德军在这里集结了相当可观的力量。

通过连续的纵深和分段射击,吉勒的几个炮兵连令波波夫的参谋人员深感不安,他们认为自己面对是一股优势兵力,接着,波波夫对自己向西南方的推进也变得不那么坚决了。

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在按曼施泰因的计划进行着。

波波夫坦克集群将从斯拉维扬斯克经过,坚守在这里的是冯·丰克将军的第7装甲师。

而巴尔克将军的第11装甲师和来自勃兰登堡的第333步兵师,现在可以在波波夫突击部队之间实施机动,并切断他们的补给。

顿涅茨与第聂伯河之间这出大战的第一幕即将开演。

苏军高射炮第663团的波格丹·什瓦库克中尉,没来得及将情况报告从红军村送至位于安德烈耶夫卡的旅部。

德军第333步兵师的士兵在炸碎的苏军炮位上发现他已经阵亡,这份报告仍放在他的公文袋中。

在他身上发现的这份报告,写于1943年2月11日。

开头是这样的:“红军村的解放令我欣慰,这里只剩下零星的法西斯团伙有待我们去俘获。列兵布图索夫俘虏了三名试图爬入我们指挥所的法西斯分子。

他们被带到总部后枪毙了,我拦住一名牵着两匹马步行的红军士兵,我怀疑他是个乔装改扮的德国人。

我让列兵格沃兹迪克把他送到近卫坦克第4军的总部去。这家伙试图逃跑,结果被击毙。当天晚上,又有11名法西斯分子被打死,所以今天总共消灭了15个德国兵,其中包括一名军官。”

报告的结尾,这名中尉催促旅政治委员提醒负责高射炮第663团补给工作的基塔耶夫同志:

“补给工作组织得很糟糕。没有弹药,也没有食物,甚至没有一滴伏特加运抵前线。伏特加是战士们胜利追逐德寇时非常想要的东西。”

就在什瓦库克中尉在上述报告中写下自己的名字时,波波夫坦克集群即将在红军村附近遭到德军的进攻。

“维京”师的几个团从东面和东南面对红军村发起打击,并拦住苏军近卫坦克第4军的推进。

现在,对亨里齐将军的第40装甲军来说,反击的机会来了。

经历了跨越亚速海那场令人难忘的行军后,该军的主力一直部署在斯拉维扬斯克附近的防线上。现在,他们改换至机动作战,对波波夫集群发起打击。

第1装甲集团军司令冯·马肯森将军批准了亨里齐的行动。

此刻,所有的一切都以钟表般的精确进行着,一直坚守斯拉维扬斯克的第7装甲师,获准撤离该镇,进入红军村地区,而苏军并未注意到这一切。

春季化冻使路面变软,冯·丰克将军的第7装甲师,这支来自图林根的部队艰难向前,朝苏军的东翼扑去。

与此同时,布赖特将军位于斯拉维扬斯克地区的第3装甲军,接管了迄今仍由第40装甲军据守的防区。

这样一来,更多的装甲部队被腾出,以参加对付波波夫集群的战斗。

来自西里西亚,巴尔克指挥的第11装甲师,在红军村东北方投入战斗,插入到苏军坦克集群的后方,切断了波波夫的补给,陷阱已然设下。

参加哈尔科夫之战的德军虎式坦克

2月18日,第40装甲军的前进监听排,破译了一份波波夫集群发给西南方面军的电报。

电报开头是这样一句话,“所有的车轮都已停止”,接着便汇报了斯拉维扬斯克南面的补给线被切断后造成的灾难性补给状况。

这份电报被送至亨里齐的参谋长卡尔·瓦格纳上校的桌上时,这些被截获的苏军电文已成为令德军参谋人员放宽心的来源。

自2月6日以来,装甲军信号营监听排排长法斯本德中尉,一直在拦截苏军坦克集群与其方面军司令部联络所使用的超短波频率。

由于苏军使用的密码相当原始,法斯本德的部下没用一个星期,便将其破解。

2月12日,坎杜希少校将第一份破译的电文呈交给参谋长,从那以后,苏军的这些密电便成了军、集团军和集团军群每天必须的情报:

现在,他们对波波夫和瓦图京的意图了如指掌,他们甚至比苏军团长们更先知道他们的各个营将向哪里发起进攻。因此,总是能在正确的地点和正确的时间,做好准备。

“所有的车轮都已停止”。2月18日这一惊人的报告,真的能让西南方面军司令员瓦图京清楚地意识到他所面临的真实状况吗?

从一开始,波波夫便对司令员的乐观抱怀疑态度,他这封电报开头所用的引文,其典故肯定是收电人所熟悉的,也许这不是个偶然。

“只要你那强壮的手要它停止,一切轮子都要停止转动” 是最著名的无产阶级战斗口号之一。

这句话出自一首德国社会主义歌曲,列宁在1905年的全俄政治罢工演说中引用过这句话。

但瓦图京并不比斯大林更想放弃这一幻想,在他们两人看来,德国第40装甲军的行动是一种证据,说明敌人试图以绝望的后卫行动,来掩护曼施泰因集团军群的后撤。

可现实却完全不同,波波夫的部队,后期补给已然瘫痪,正面临着一场灾难,因为,战役已经开始。

德军第11装甲师居右,第7装甲师居左,党卫军(维京)装甲掷弹兵师居中,霜冻刚刚使道路再度变硬,第40装甲军便全速向北而去。

波波夫麾下动弹不得的坦克旅和机械化步兵营拼死抵抗,但德军装甲部队迅速绕开这些地点,把他们留给身后第333步兵师的勃兰登堡人去对付。

“别为夺取那些村庄和镇子浪费时间,继续前进!”这就是亨里齐将军的原则,也是现代灵活作战的基本宗旨。

波波夫为之骄傲的坦克集群,像块蛋糕那样被迅速切碎,2月20/21日的夜间,波波夫中将恳请瓦图京将军批准他的坦克集群后撤。

但瓦图京明确告诉他,不行!“对敌人发起进攻,”他督促他,接着又信心十足地补充道:“敌人正在后撤,决不能让他们逃过第聂伯河!”

苏军统帅部同样很盲目——实际上,这里可能就是对情况作出奇怪的误判的发源地。

因此,同样在2月21日,总参作战部副部长,斯大林的密友之一,博戈柳博夫中将,打电话给南方面军参谋长,通知他:

“组成坚固群体的敌军正在后撤。瓦图京的部队取得了出色的进展。他们的右翼已越过巴甫洛格勒。波波夫的坦克集群仍畏缩不前,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全力对敌发起进攻。”

就在博戈柳博夫向南方面军传达斯大林对态势致命的误判之际,正在第聂伯河宽大的缺口上,实施防御作战的德国第4装甲集团军司令霍特大将,2月19日,接到了新的命令。

他收到的是曼施泰因决定性的指令,过去两周里,元帅早已为此细心地铺平了道路,为这一调动,他与希特勒发生争执,并为此而大胆地暴露出米乌斯河防线以及哈尔科夫的前方地带。

第三次哈尔科夫之战示意图

发给霍特的命令简短而又令人印象深刻,上面写道:“苏军第6集团军,穿过第1装甲集团军与‘肯普夫’集团军级支队之间的缺口,目前正向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疾进,必须击败它!”

战役开始了,为执行这一行动,霍特大将得到3个军,他立即投入其中的两个,对苏军哈里东诺夫将军向前推进的第6集团军发起一次钳形攻势。

豪塞尔将军的党卫军装甲军从西北方扑来,冯·克诺贝尔斯多尔夫将军的第48装甲军则从东南方杀至。他们将在巴甫洛格勒会合。

基希纳将军的第57装甲军仍集结于第聂伯河河曲部。

这一开局使用了一个象棋术语,展示出曼施泰因的战略技能,这其中包含着一支处于劣势的部队面对兵力占尽优势的敌人时转败为胜的秘密。

豪塞尔麾下的党卫军第2“帝国”装甲掷弹兵师深深地插入苏军第6集团军的侧翼。

在里希特霍芬元帅的指挥下,第4航空队的斯图卡俯冲轰炸机为他们开辟出道路。

哈里东诺夫辖下的近卫步兵第4军被击退,步兵第15军被撕碎。经过激烈的战斗,萨马拉河上巴甫洛格勒的铁路中心,落入到德军手中。

在德军铁钳的南部颌口,克诺贝尔斯多尔夫将军的第48装甲军,以第17和第6装甲师向北攻击,于2月23日夺得巴甫洛格勒周边地区。

就这样,苏军向第聂伯河渡口推进中最危险的先头部队被斩断:装备精良的坦克第25军遭到切断。

该军随即向第6集团军发报,要求获得新的指令,但他们收到的答复表明,苏军指挥部仍未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

哈里东诺夫将军在回电中答复:“执行原命令,继续向扎波罗热推进!”

也许会有人对如此固执的态度大摇其头,可凭什么哈里东诺夫就该比西南方面军参谋长伊万诺夫将军掌握更多的情况呢?

2月20日,伊万诺夫在对总部所做的态势报告(这份报告于2月21日发给第6集团军)中指出:“空中侦察发现斯大林诺与普罗科夫斯科耶之间敌军的活动,这证实了我们的判断,敌人正继续向扎波罗热后撤。”

简直不可思议!伊万诺夫将军犯下了灾难性错误,他认为正在后撤的德军部队,实际上是第40和第48装甲军麾下的各个师,曼施泰因正将他们投入到进攻中。

哈里东诺夫发给坦克第25军的命令被解密后放在霍特大将的桌上,霍特只是点点头,随手把它交给集团军参谋长范格尔少将,说了一句:“对我们有利!”

就像下棋那样,曼施泰因现在挪动了他的棋子,在此之前单独对付波波夫和苏军第6集团军的行动,现在要合并起来,变为一场协调一致的攻势。推进方向:东北方。

第一个目标:顿涅茨河。

2月23日,亨里齐麾下的师突破红军村地区苏军最后的抵抗,沿一道宽大的战线,绕过巴尔文科沃,向北面和西面攻击前进。

波波夫坦克集群试图向北逃窜,并对这一后撤实施掩护,他致电瓦图京,请求提供援助,他剩下的坦克寥寥无几,燃油也被耗尽,没有大炮,没有弹药,也没有食物供应。

就在波波夫坦克集群的噩运已被注定之际,斯大林的电话找到了瓦图京。

他迫不及待地想听到自己的部队已按命令到达第聂伯河,堵住逃窜中德军过河的渡口,并使曼施泰因集团军群遭受到四倍于斯大林格勒的惨败。

但瓦图京此刻正因为波波夫的报告而变得越来越紧张,他试图提出异议,但斯大林仍命令他:“令您的左翼向前推进!”

于是,2月23日下午17点30分,瓦图京发报给波波夫:“我想着重提醒您,您应该使用一切可用的手段,阻止并歼灭巴尔文科沃地区的敌军。否则,我将唯您是问!”

不过,到了2月24日深夜,他终于意识到过去两个星期来一直迷惑着他和总部的错误的程度。

他知道波波夫坦克集群显然已被粉碎,而第6集团军也正处于危难中,其主力被切断,并遭到包围。

瓦图京赶紧下令,方面军所有进攻行动暂停,立即转入防御,为缓减压力,他要求上级督促位于哈尔科夫和米乌斯河地区的友邻方面军加强攻势。

太晚了,德国第40装甲军已冲过巴尔文科沃,波波夫的残部以及近卫第1集团军的一部,英勇地试图拦截并堵住亨里齐的进攻。

而第333步兵师于2月27日夺取红军村,来自柏林第3装甲师的突击群,也拿下伊久姆—斯拉维扬斯克公路,并将其切断。

2月28日,第7装甲师到达伊久姆南面的顿涅茨河,波波夫坦克集群被全歼。

当天夜间,第40装甲军越过一道宽广的战线,再次到达顿涅茨河,进入一月底在苏军冬季攻势中,被迫放弃的阵地。

21天的激战中,波波夫坦克集群,瓦图京方面军这支强大的先头部队被粉碎。

在红军村和伊久姆之间的战场上,该集群丢下251辆坦克、125门反坦克炮、73门重型火炮、217挺机枪、425辆卡车以及大批迫击炮和反坦克步枪,另外还有3000具尸体。

苏军第6集团军的番号与覆灭于斯大林格勒的德国集团军相同,后者因为希特勒的固执毁灭在伏尔加河,而前者则因斯大林的骄傲遭受到同样的命运。

苏军最高统帅部试图援助受到威胁的部队,于是命令位于右侧的坦克第3集团军立即发起进攻,可是,但德军第4航空队的斯图卡和对地攻击机粉碎了该集团军的集结地。

通过一次迅猛的攻击,霍特麾下的装甲军超过后撤中的苏军部队,将其包围,并在苏军到达顿涅茨河之前将他们粉碎。

苏军6个坦克军、10个步兵师和6个独立旅被歼灭或遭到重创,总计615辆坦克、400门大炮和600门反坦克炮被摧毁,23000名苏军士兵阵亡在战场上。死伤比例通常为1比5,这就意味着苏军的损失达10万之众。

德军抓获的战俘只有9000人,但这一点很容易解释:德国人缺乏足够的兵力在困难的地形上彻底封闭这个庞大的包围圈。

另外,寒冷的天气迫使德军部队在村内、隐蔽处和火炉旁过夜,这样,包围圈上势必出现缺口,相当数量的苏军士兵穿过这些缺口,成功逃过冰冻的顿涅茨河。

  • 版权声明:战云密布: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战始末(70)第三次哈尔科夫之战~3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98880.html

猜你喜欢

古代奇事:借体还生

古代奇事:借体还生

具【清】东轩主人辑《述異记》记载,康熙癸酉年间,在苏州阊门外上新桥有一人,是家中独子,深得父母宠爱,在二十岁那年因痨病去世。在将要...

方外的山 2023年01月26日 0
武汉印象之陈定一烈士就义纪念碑

武汉印象之陈定一烈士就义纪念碑

沿着古老的武昌城漫步,在蛇山南侧武汉长江大桥桥头,看到一块石碑,走近一看,石碑上刻着“陈定一烈士就义纪念碑”十个金色大字。石碑坐...

厍建玉 2023年01月26日 0
古稀老人忆父母(一)

古稀老人忆父母(一)

今年,如果老父亲还活着,与中国共产党同龄的他已经是百岁老人了。老母亲如果健在,也有九十八岁高龄了。我年逾古稀,经常回忆往事,记...

海那边是海9t2i 2023年01月26日 0
复仇就把女儿嫁给他

复仇就把女儿嫁给他

康熙年间,河北献县有一个豪强,唤做胡维华,自尊妄大,焚香聚众,召集党徒,意图谋逆。聚集的地方自大城、文安方向前行,距离京师三百多里,自...

千山叶叶飞 2023年01月26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