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丕显回忆七纵歼灭100军一个营,“双十协定”签订后大批军过江

形势发展很快,为了统一领导华中地区的工作,加强作战指挥,撤销了苏中区党委,行政公署、苏中军区,我被任命为华中分局委员、组织部副部长,调到部队工作。管文蔚同志担任华中野战军七纵队司令员,胡炳云同志为副司令员,我任政治委员,吉洛同志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华中部队已统一编成华中野战军,司令员为粟裕同志,政委为谭震林同志,刘先胜同志任参谋长。野战军编成六、七、八、九共4个纵队,以后加入以苏中第五军分区武装编组成的第十纵队。

七纵队是新组建的部队。“双十协定”以后,苏中部队需要缩编,我和管文蔚、胡炳云同志准备率领部队去黄海边的大中集屯垦开荒。那一带地广人稀,滩涂广阔无际,到处筒草丛生,我们计划在那里开荒建造农场,生产自给,减轻老百姓的负担,又可以把部队隐蔽下来。当时我们这样打算:如果部队大批复员,那就准备就地变军为农。我们派了一批同志前往大中集筹备,但由于局势变化,屯垦开荒计划没有实现。

1945年12月,华中军区获悉江南国民党军队将大批渡江,妄图会同已经进驻扬州、泰州的国民党二十五军及高邮、邵伯的日伪军,向我苏皖边区进犯。为了保卫胜利果实,打破国民党军队分割和占领华中解放区的阴谋,华中分局和华中军区决定发起高邮、邵伯战役,拔除运河上这颗“钉子”,以确保华中分局、苏皖边区政府所在地清江市(两淮)东翼的安全。

我们七纵队奉命参加战斗,担任攻击邵伯镇敌人的任务。当时高邮有日军独立第九十旅团1400人,伪军四十二师4400人,邵伯镇附近有日军佐田部队和伪军1540余人。我华中野战军则集中七、八两纵队和华中一、二分区部队,以绝对优势兵力进行猛烈攻击,并多次击退自扬州派出的国民党增援部队。经过7个昼夜的激烈战斗,消灭一部分顽抗之敌,迫使剩下的日伪军在绝望中缴械投降。战后,华中军区司令员张鼎丞同志高度评价了华中部队和民兵英勇善战的精神。

苏中的国民党军队,最早开来的是二十五军,屯驻扬州、泰州一线。同年底,江南国民党四十九军乘群众欢度元旦,戒备稍怠之际,公然撕毁“双十协定”,在过船港、八灯港作大规模武装强渡,占领了泰兴和靖江两县城及附近村镇。随后,国民党一0O军又沿着通扬公路由西向东进犯;七十一军在全国停战令下达之后由苏南福山渡江至南通,迅速沿通榆公路向我自蒲军事瓜镇进犯。这时,苏中国共双方出现临战局面,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苏中独立旅奉命坚守姜堰,我和管文蔚同志带领苏中军区部队,阻击国民党一00军的进犯。时值隆冬,北风呼啸,又下着义冰夹雪的冬雨。独立旅的指战员冒着彻骨的寒冷,挖战壕、筑工事,依托着姜堰黄村的开阔河岸,在东岸部署阵地。姜堰镇附近的老百姓冒着风寒雨雪送来门板、草袋,帮助筑工事,还送来热水热汤慰劳子弟兵。那深厚的军民鱼水情,就是硬汉子见了也会感动得流泪的。我和管文蔚同志赶到姜堰阵地前沿,听取参战部队领导人陈玉生等同志汇报战斗部署。他们打算在河东布置一个伏击圈,诱敌深入,一待敌人过河进入包围圈,即出击围歼。

拂晓,雨停雪止。一00军前哨部队与我地方民兵接一上火。民兵且战且退,引诱敌人钻入我军设下的“圈套”。国民党一OO军的士兵大都是湖南兵,还没正面和我军交过锋,气焰十分嚣张,扬言“上午进攻,下午到姜堰开庆祝会”。他们见我民兵部队节节撤退,便大摇大摆向黄村河东压来,不知不觉陷入我独立旅的包围圈。转眼间,我军从四面八方扑来,猛打猛追,很快就消灭了敌人一个营,缴获不少美式武器弹药。一些被俘的士兵后来说,他们部队从湖南调往汉口受降,刚到汉口即奉命开往江都、泰州。当官的欺骗他们说,姜堰有穿灰衣服的汉奸土匪部队,打他们如同吃豆腐,谁知碰了块硬石头,成了新四军的俘虏。

通过我们的教育,许多俘虏明白了蒋介石假和平真内战的真面目,纷纷要求参加新四军。出于种种原因,我们只留了一小部分,大部分俘虏都被遣送回家。

国民党的一00军在姜堰吃了亏,一时摸不清我军的虚实,被迫暂时停止进攻。恰在这时,上级传达了全国“停战令”,我和管文蔚、陈玉生、李干辉等同志估计,根据形势发展和敌人攻势受挫,可能我们会与一00军实行火线谈判。独立旅前沿阵地的战士,想了个妙办法,在一块门板上写了“停火谈判”几个大字,竖在阵地上,让对岸国民党部队看到。开始,对岸敌人不识好歹,竟用机枪作答,但过不了多久,我军发现隔河的国民党军队,也在阵地上竖起了门板同意谈判。

我们考虑再三,最后决定派惠浴宇同志为我方首席代表,泰县县委副书记周伯藩同志及独立旅党委的一位干部随同前往。

谈判地点设在姜堰石家棣,对方的首席代表是个副师长。整整一天时间,我们时时刻刻都替谈判同志的安全担心。直等到日落西山,三位代表同志满面春风回到我方阵地,我们心里悬着的大石头才算落了地。

三位代表同志不顾疲劳,立刻向我们介绍谈判情况。原来,在谈判过程中,双方的斗争十分激烈。我方代表义正词严,谴责一00军违反事先约定,荷枪实弹向我“示威”。说话间,对方唆使不少下级军官吵吵闹闹,挥舞拳头,喊着要跟我军再打。我方代表不甘示弱,蔑视国民党谈判者的蛮横气焰。对方见我代表态度坚决,最后不得不又换上笑脸。双方达成四条协议,主要内容是双方军队撤至原来防地,以黄村河为界,建立一块缓冲地带,双方军队均不得进入这一地区。我们根据我党的既定方针,为了实现火线停战,也做了些让步。

姜堰军事冲突平息不久,邓子恢同志代表华中分局通电表扬苏中军区,认为火线谈判是成功的。苏中军区还为此派出文工团,对独立旅指战员作了慰问演出。

苏中国共两党军事冲突,除了姜堰地区,还有邵伯冲突,白瀚冲突。其中白蒲军事冲突,亦称“白蒲事件”,很值得记述一下。

白蒲镇在如皋县境内,地处(南)通(赣)偷公路线上,距戎华中一分区所在地如皋县城较近。白蒲镇原为我军驻地,在全国“停战令”生效之际被国民党七十一军占领。我军先进行了自卫反击,后来为维护“停战令”,主动撤离了白蒲阵地。

“白蒲事件”发生,激起了华中人民强烈愤慨,纷纷致电北平军调部和重庆全国政协会议,要求派人调查,严惩挑起内战事端的肇事者。于是,北平军调部在徐州执行小组下,又设了一个演阴小组,专门负责调处白蒲、姜堰等地国共两党军事冲突。淮阻小组由美国、国民党和我党三方代表组成。

美国以貌似公正的“中立者”身份参加“调停”,这使不少可志产生了幻想,以为美国既己表示主持“公道,,那只要讲句“公道”诱,国共两党军事冲突很快就会平息下丢,避免内战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其实,国民党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脸,撕毁“双十协定”,破坏全国“停战令”,一再挑起内战事端,正是幕后有美国人替他们出主意,才敢那样干的。

淮阴执行小组刚到白蒲调查,南通的国民党驻军怕暴露事实真象,急忙命令白蒲镇的伪政权威胁当地居民,要大家统一口径,说“国军”是13日塔战令”生效之前进驻白蒲镇的,妄图逃避违反“停战令”的罪责。《新华日报》当年曾载文揭露“白蒲反动派玩骗术,强迫人民谎说顽军停战前进街”。现在不妨抄录一段,以存其真:

“这是在一家杂货店门口,国民党九十一师二七三团的一位排长,以指挥士兵打扫街道为名,逐家挨户问道:‘喂,老板,你晓‘得我们儿时到自蒲的?’态度似乎比平常客气。

老板迟疑了下,届指一算,‘噢,我想想,是腊月13,照阳算,是1月15号。’‘1月15号?不对,不对,我们是1月13号来的。’

老板惊奇地瞅着对方:‘你己错了,那天你们弟兄上我家来,我家伢儿还吓得哭起来!’

‘瞎说!我们是13号来的。记住:13号,不是15号。假如J有人来调查,你要说中央军是13号来白蒲的,懂吗?’

老板没有弄懂:‘怎么?日子好搬前两天吗?’

排长光了火,不耐烦地说:‘叫你这样说,你就这样说,如果说错了,我们要找你...…’”

芝麻绿豆大的一件事,国民党做贼心虚,也要抓住它大做文二章,足见当时国民党军队的窘态。

谁要说真格,就对谁下毒手。如皋县勇敢乡顾庄村小学校长徐浩泉向淮阴小组反映真实情况,不几天,被当地还乡团杀死在河边。南通城进步青年集会,反对内战,要求和平,向淮阴小组请愿,遭到国民党军警镇压,制造出当时轰动全国的“南通惨案”。

淮阴执行小组就“白蒲事件”调查了3个月,毫无实质性进展。我方代表韩念龙上校、严振恒中校、蒋克定中校力促解决“白蒲事件”。美方代表邓克中校和国民党代表肖风岐上校、杨超上校心照不宣,相互遮掩,一味拖延事件的解决。谈判时,美方处处替国民党讲话,偏祖国民党。我们曾在东台县彩衣街接待过淮阴小组。苏中军区临时成立外宾招待处,款宴三方代表,还招待他们看话剧《甲申祭》。对.淮阴小组三方,我们都以礼相待,而对美国和国民党代表只玩弄词藻掩盖事实真象,毫无诚意解决军事冲突,则毫不掩饰地表示我们应有的愤慨。后来,苏中战役打响,这个淮阴执行小组就名存实亡停止活动了。通过这次“调停”广大干部终于识破了美国和国民党合唱假和平双簧的伎俩。

在淮阴执行小组进行“调停”的同时,国民党军队源源不断从江南渡江而来,印有青天白日标记的飞机唿哨苏中上空,长江水域中“国军”军舰狼奔豕突,陆上则坦克轧轧声搅得人心惶惶。

.国民党军队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挟其海陆空优势,不断“蚕食”我苏中解放区,又相继占领了泰县的赵庄、西五反、油坊头、港口,江都的杨家桥、嘶马镇、大桥镇,通海的三和镇、天补镇、长乐镇,启东的灵甸镇等地。逃往扬州、泰州、南通、秦渔等城的汉奸、恶霸、反动地主纷纷从地洞里钻出来,恶狠狠地叫嚣“重返家园”、“武装还乡”,以所谓“流亡者”姿态向国民党政府“请愿”,要一求派兵“剿匪”。

一时间,苏中沿江城市、集镇、乡村,黑云压城,狼烟四起,掀起了一阵阵内战的恶浪。截止1946年5月上旬,苏中沿江一线,国民党军队急逮增加到5个整编师,10万人马,长江南岸沪宁线上的二线部队也随时准备渡江。

鉴于华中(包括苏中)的严重局势,华中军区副司令员粟裕公开发表谈话,严正指出:华中形势非常紧张,国民党屠杀人民的枪炮已架在面前,倘再忍让,将徒使反共分子气焰更加嚣张。为了实现我党巩固和平建设新中国的一贯主张,只有坚决自卫。

经中央军委、新四军军部批准,华中野战军第八纵队扩充为新四军第一师,第六纵队扩充为第六师,又组建了第十纵队,由粟裕同志亲自率领,开抵苏中前线。为确保沿江财源区域,扩大政治影响,随时准备投入自卫反击战,我们第七纵队和苏中地方部队,同一师,六师,十纵队并肩行动。

嘹亮的军号激越昂扬,响彻苏中大地,战士们迈着坚定的步伐,唱着战歌,开赴前线:

我们是苏中人民的子弟兵,

坚守在自卫的最前线,

我们经过了战火的洗礼,鲜血的考验

艰苦的斗争中生长壮大,

不让反动派的魔手夺去,

我们自由幸福的田园。

我们是苏中人民的子弟兵,

坚守苏中,坚守苏中,

坚守在自卫的最前线。

……

  • 版权声明:陈丕显回忆七纵歼灭100军一个营,“双十协定”签订后大批军过江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98892.html

猜你喜欢

古代奇事:借体还生

古代奇事:借体还生

具【清】东轩主人辑《述異记》记载,康熙癸酉年间,在苏州阊门外上新桥有一人,是家中独子,深得父母宠爱,在二十岁那年因痨病去世。在将要...

方外的山 2023年01月26日 0
武汉印象之陈定一烈士就义纪念碑

武汉印象之陈定一烈士就义纪念碑

沿着古老的武昌城漫步,在蛇山南侧武汉长江大桥桥头,看到一块石碑,走近一看,石碑上刻着“陈定一烈士就义纪念碑”十个金色大字。石碑坐...

厍建玉 2023年01月26日 0
古稀老人忆父母(一)

古稀老人忆父母(一)

今年,如果老父亲还活着,与中国共产党同龄的他已经是百岁老人了。老母亲如果健在,也有九十八岁高龄了。我年逾古稀,经常回忆往事,记...

海那边是海9t2i 2023年01月26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