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赵匡胤称帝后公开放话:如果这个人在,我当不了皇帝!

960年正月,33岁的赵匡胤黄袍加身,成为北宋的开国皇帝。从士兵到皇帝,赵匡胤只用了12年的时间,堪称传奇。但如此雄姿英发、得天独厚的赵匡胤却指着一位已故大臣的画像说:“如果这个人在,我可当不了皇帝!”

这个人是谁?他就是后周第一名相——王朴。

王朴出生于唐朝末年,他自幼聪明好学,颇具才学,当时时逢乱世,皇帝如走马观花一样地换个不停,王朴担心入仕后连累家人,便选择隐居山野,洁身自好。

一直到950年,王朴40多岁时,才正式出山考中状元,担任校书郎的职务。后周成立后,王朴被后周世祖郭威封为镇宁军节度掌书记,辅佐时任镇宁军节度使的柴荣,也恰是从这时起,王朴正式踏上了腾飞之路。

郭威没有留下子嗣,为了挑选最合适的继承人,他放弃了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外甥李重进,也放弃了和自己渊源更深的女婿张永德,把皇位传给了妻侄兼养子柴荣,留下了一段佳话。

而柴荣也没有辜负郭威的信任与厚望,他早就立下了雄心壮志:他要统一天下,结束五代十国的混乱局面,开创万世太平(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但是想要统一天下谈何容易?柴荣需要的,是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

为了集思广益,刚刚登上皇位,柴荣就组织了一次考试,他命令手下的能人们以《为君难为臣不易论》和《开边策》为题,为统一大业献计献策。

柴荣出这么两个题目,不是为了考察谁的文章写得好,而是为了听听臣子的意见,统一天下,究竟应该先对哪个政权用兵?

但是从交上来的40多篇文章来看,臣子们普遍没有领会柴荣的用意。

文章大多在讲一些“广纳善言、明修政治、内练武功”相关的政策,希望通过长期的积累,让后周成为一个富强文明的国家,最后再以当仁不让之势,让所有敌国闻风丧胆、争相臣服……

这样的思想对不对?当然也没什么错。一个国家的发展,本来就是厚积薄发的结果,老老实实发展经济、富国强兵,国家才有希望实力超群、雄霸天下。

但问题是,这样的发展需要太长时间的积累了,如果按照这种方式,柴荣也别想着行军打仗了,老老实实抓国家建设,偏安一隅就行了。

接下来的几代,也都必须继承和沿袭柴荣的这套施政方式,不断修炼内功,蓄积实力,直至到达成功的彼岸。

这在周围群敌环伺的五代十国,不是异想天开吗?

说白了,想在乱世中雄起,必须迅速把所有敌人都打趴下,占领制高点,才有可能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进而得到一个做长远规划的机会。

所以,柴荣一边看着答卷,一边对这些臣子们不接地气的平庸想法嗤之以鼻。靠这些庸才如何平定天下?正当柴荣感到绝望的时刻,一篇文章,突然跃入他的眼帘。

这篇文章,就是王朴所写的《平边策》。文章中,王朴旗帜鲜明地提出自己的观点:想要统一天下,必须先南后北。

首先,要占领南方第一强国——南唐。因为南唐最为富庶,也颇具实力。灭掉南唐后,不仅可以得到南唐丰厚的财产,南唐旁边的吴越,福建、广东一带的荆南、南汉等政权也将不战而降。

第二步,要夺取后蜀,将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据为己有,丰富粮食储备。

第三步,迎战终极boss——辽国,夺回燕云十六州,一统大好河山。

这篇文章,策略详细,旗帜鲜明,一语中的,振聋发聩,让柴荣拍案叫绝,大呼过瘾。激动之下,柴荣当即从龙椅上走下来,握着王朴的手说:“你就是朕想要的人才啊!”

之后,王朴被提升为枢密使,他倾尽全力为柴荣出谋划策,帮助柴荣对内整军练兵、减少赋税,修订礼乐、制度、刑法,使得后周政治清明、百姓富庶,经济复苏。

对外南征北战,向西击败后蜀,收取秦、凤、成、阶四州;向南力摧南唐,尽得江北淮南十四州;向北攻破辽国,连续打下三关三州。

他还主持扩建开封城,为后来繁华的北宋都城汴京打下了雄厚的基础;他亦亲自检测和派人修筑黄河堤坝,保证了漕运的畅通······

毫不客气地说,如果严格执行王朴的施政纲领的话,后周的未来将不可限量,收复燕云十六州也不在话下。

遗憾的是,959年的一天,王朴突然晕倒离世,后人推测为突发脑溢血,此时的王朴年仅54岁。

王朴的离去让柴荣肝肠寸断,痛彻心扉,他失去了自己成就霸业最得力的军师,如同刘邦失去了萧何,刘备失去了诸葛亮。

此后的柴荣,只能一边行军打仗,一边日夜为朝政和军政殚精竭虑,长年的辛劳,事必躬亲的投入,让柴荣的健康过早被透支殆尽。

在王朴逝世后的第3个月,柴荣也拖着病弱的身体,带着深深的遗憾,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柴荣的英年早逝给了赵匡胤“趁火打劫”的机会,960年正月,赵匡胤趁着出兵迎战辽国军队的机会,在行军途中被属下黄袍加身,成为大宋的开国皇帝。

称帝后,赵匡胤对着王朴的画像说:“倘此人在,朕不得着此袍。”极大地肯定了王朴的功绩。

在之后的很多年里,赵匡胤也是依据王朴“先易后难,先南后北”的策略,先后消灭了南汉、后蜀、南唐等割据政权,最终实现了问鼎中原、基本统一天下的梦想。

不可否认赵匡胤的确能力超群,但如果没有柴荣和王朴的宏观设计和前期铺垫,北宋的统一之路,绝不可能如此顺利。

王朴创下了如此大的功绩,却并没有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永恒的印迹与响亮的名声。这其中的原因,我认为主要有以下两点:

第一,王朴过于大器晚成,被重用是生命后几年的事情,即便使尽浑身解数,也没能建立起不世的功勋。

第二,王朴跟的人是后周世宗柴荣,柴荣虽然雄才大略,兢兢业业,但也只有四五年的称帝时间,没能走到结束战乱、统一天下这一天。所以柴荣本人的知名度,和赵匡胤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这也导致柴荣和王朴这对绝世好搭档,如同流星划过天空,只留下无限的感叹和追忆,却没能成为影响人类的大人物。

惜之,叹之!

如果再多给柴荣和王朴十年时间,燕云十六州或许不会同中原王朝分离400年之久。

如果赵匡胤充分沿用王朴的治国之策,不选用“重文抑武”的消极御敌政策,北宋王朝,或许也不会走向积贫积弱之路,导致最终遭遇靖康之耻。

但历史没有如果,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透过历史的尘埃,吸取宝贵的经验教训。

你怎么看待此事?欢迎留言。

  • 版权声明:33岁赵匡胤称帝后公开放话:如果这个人在,我当不了皇帝!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98936.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