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青未了|百年李村大集的前世今生

□作者 陈敬刚

在青岛长大的孩子一定都听过“李村集”,童年时也一定被大人拖着去过李村大集,尤其是腊月里准备年货的时候,大个的开花馒头,红彤彤的鞭炮……似乎小时候和过年有关的记忆总是和“李村大集”联系在一起。

李村大集位于李村河滩,始建于1892年,距今有120多年的历史,每逢农历二、七举行大集,一派繁荣热闹的景象。李村大集最早见于文字记载,是明万历《即墨县志》,其建置篇载:“市集,在乡十二。李村,在县南六十里。”据此可知,在明朝,李村大集已属乡间12大集之一。清同治《即墨县志》,对李村大集也有载录。同治十一年(1872年),即墨县内有城集4个、乡集39个,李村大集为其中之一。至清朝末期,李村大集已形成繁荣一方、辐射百里的规模了。

清末至民国时期,大集以自由交易为主。交易的商品有粮食、海产品、手工制品、木材、禽蛋、蔬菜、水果等。交易品有本地自产的,也有产自外地的,还有煤油、火柴等洋货。延续几百年的李村集在清末遇到一次意外的发展契机:1897年德国强占胶澳之后,将此划分为青岛和李村两个区,前者为市区,后者为乡区。德占时期修筑的台柳路从李村经过,并且在这里建起了华人监狱,西边又建了沧口火车站。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英联军为了打击德军,从仰口经李村北部的王埠庄附近到沧口之间,修了一条简易铁路,用于运送大炮和军用物资。就这样,李村成为了当时的交通枢纽,人流的兴盛带来了物流的发展,作为民间贸易的李村集也就逐渐繁荣起来了。

1928年的《胶澳志》则记载了当时李村集的繁华景象:“李村,距青岛市三十里地,当李村河之中流,为四通八达之地,乡区之交通路线,悉以此为中心点。村贸易亦聚于是,河崖有市集,每逢阴历二、七。乡民张幕设店,米面、布匹、木器、家具乃至家禽等应有尽有,临时营业恒得千数百家,集会人数二三万。”此外,周围农村的家庭手工业也被带动起来,当时的李村集也不仅仅是一处市场,这里有吹拉弹唱的艺人,有讨论家长里短的茶会,甚至还有传播中外新闻的演讲。其实李村大集建成之初,集市上就有各种民间文艺活动与演出,柳腔戏是这里群众喜爱的戏曲,如今已经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山东快书也在这里发迹,除此之外,拉洋片、变戏法、打渔鼓、打莲花落、练把式卖艺的比比皆是。李村周围村子里的秧歌、锣鼓、高跷、彩车等更是远近闻名。正因如此,岛城著名文史学者鲁海说:“当年德国人看到的李村大集并不单纯是一个交易场所,还是一个文艺场所,朋友们聚会、喝酒,欣赏演出,只是,现在这些都没有了。”

解放前,李村大集已跻身山东省4大集市之一。民国十七年(1928年)《胶澳志》对李村大集的交易情况有过记载:李村大集逢二、逢七为集日,利用李村河的沙滩为临时市场,其买卖之繁盛,可谓“首屈一指”,每年的72个集日,四面八方赶集的人,皆汇集于此,年均每次临时卖店约1200家,鱼类、杂货、种子、古衣、钱摊、食物摊不计在内,其陈列物品的总值,每次不下9000元(银元)。当农事闲散时,又逢天气晴朗,卖店可至1400家以上,物价总值可达万元以上。李村大集全年陈列总值不下70万元,按交易3成计,交易额可至21万元。

1949年,社会安定,物价低廉,大集年成交额在百万元左右,并呈逐年上升之势。1963年,国民经济进一步好转,大集交易额逐年上升。1978年改革开放后,农村体制改革,农民收入增加,李村及周边城乡购买力提高,李村大集重新进入了繁盛时期。

百年李村大集尽管嘈杂、凌乱,却从不同角度生动地折射出这座城市最真实的鲜明特征。它曾经给无数在岛城北部居住的青岛人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回忆。在经历了上百年的风雨沧桑后,“功过参半”的李村大集在去年6月份“封集”,退出了跨世纪的历史舞台,从此尘封于人们的记忆中。这里曾经是演绎人间烟火的鲜活剧场,也是一座浓缩城市百姓故事的摄影棚。诚然,它并不是彰显青岛城市魅力的名片,但这座百年大集真实而鲜活地集中展现过平民百姓的市井生活。尽管这里喧嚣、嘈杂甚至脏乱过,但谁也不能否认它始终保留着青岛乃至整个山东地区朴实无华的历史韵味。

主播/后期剪辑:李天赐(实习)

  • 版权声明:倾听青未了|百年李村大集的前世今生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98962.html

猜你喜欢

郑州惠济区胖庄村传说

郑州惠济区胖庄村传说

郑州惠济区有个村庄叫胖庄村。最初以为,胖姓是村中的主要姓氏,笔者还查了查相关资料,明朝朱姓皇族没落,为了躲避清朝捕杀剿灭改姓为“...

郑州民间传奇故事 2023年01月26日 0
秦国那些事:秦武公平内乱,集王权

秦国那些事:秦武公平内乱,集王权

秦宪公后期,权臣和王权之间矛盾加大,大庶长三父,弗忌等的权力越来越大,甚至达到了废黜储君的地步。宪公在世时,权臣还有所惧怕,这一点宪...

浮躁社会中的温暖 2023年01月26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