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北县地名探寻:两个“麻柳”

原四川省江北县,旧境南濒长、嘉两江,北倚华蓥山宝鼎主峰,面积1944.23平方公里,人口101.59万(1990年)。江北县域内五岭四槽,浅谷低丘,溪流蜿蜒,广有洞泉,气候温和,空间环境优良,适宜农林田耕。1976年由江津专区划入重庆市(地级间调整),1995年撤县改设重庆市渝北区至今。

在老江北县境内,曾有两个称为“麻柳”的场集聚落,分布于县域东西两端,因为专名重合,也便于区分,“西麻柳”在1941年建置之初(具体时间有争议)就改称“柳荫”,“东麻柳”按照所处位置的地形空间,称其“麻柳沱”。两地均经历了“由场设乡(公社)—撤乡升镇”的发展阶段。“麻柳沱”在2005年被撤销了建置,划归石船镇;柳荫镇还一度作为县域大区驻地,1995年则划归给北碚区,建置仍存。此次探寻,分别前往柳荫镇与麻柳沱拍摄了老街与周边环境的一些图片,再结合相关资料,开展地名沿革类信息走访,并做图文记录。

1988年版《江北县交通志》,江北县“塘路”示意地图。“塘路”,即在道路上设有塘汛(明清时期的守备关卡)。这幅塘路示意地图中,两个“麻柳”分别用红圈标识,方位概念亦能大致明了。如今从西麻柳(柳荫镇)到东麻柳(麻柳沱),跨越黑水滩河、御临河等水系,又穿越了龙王洞山与铜锣山两段平行岭脉,距离相隔约50公里,目前走三环高速公路能最快通达。


西麻柳所在的“柳荫镇”,在民国1941年以前并无建置,仅是水土—静观—偏岩老大路(又称‘江合古道西段’,可北通邻水、岳池,或西拐合川)上的一个“幺店子”,小地名叫做“黑石岚垭”。根据2005年版《柳荫镇志》记载,场集建置前,这里曾开设有三家药铺、一家铁匠铺、一家锅厂以及一家饭馆,饭馆为过往行人提供食宿。1941年设立建置后,人口逐渐增多,聚落繁盛兴旺。1946年时任江北县县长晏德炎还来到柳荫举行了剪彩开场仪式,这座岭谷夹槽下的市镇便开启了功能化运转,迄今柳荫场期逢每月新历258日。

民国二十二年(1933)的“江北县全图”中,今柳荫镇范围在建置前分属偏岩、石坝两个镇所辖。


接下来就有两个问题,在此与各位读者开展一下探讨——

一是西麻柳更名为柳荫的时间:根据部分文献资料记载,1941年在此建置设立“麻柳乡”后,因与县域东端的麻柳沱(当时为第二区麻柳乡/镇)重名,遂以当地河边麻柳树载种成绿荫,而改称“柳荫”。其更改时间有1941与1947两种说法。比如《柳荫镇志》、《中国国家地名信息库.柳荫镇词条》采用了“1941年说”,《四川省江北县地名录.柳荫公社概况》、《重庆市地名词典.江北县.柳荫镇词条》采用了“1947年说”。甚至包括建置时间也还有“1946年说”(结合之前才提到江北县晏县长前来举行开场剪彩仪式)。个人则查阅了1990年版《江北县民政志》和1996年版《江北县志》中关于该县乡镇以上行政区划沿革的表格框栏,从1941年统计开始,(西)麻柳乡(柳荫)就已作为县域辖乡而上榜专名(稍后发图)。

2005年版《柳荫镇志》中对柳荫在建置前的情况记载。根据这段文字表述:柳荫于1946年由江北县长亲自剪彩开场,说明这里以前虽存在功能聚落,但未有定期场集。另外对于具体建置时间文中也未做提及,那么编志者是否将“开场”与“建置”的概念搞混淆了呢?


二是当年为什么要在此设立“麻柳乡”呢?虽然这里已有幺店子,但古时也未形成人口聚集地。根据头条‬号‬“村探长”的调查解读,柳荫旧域周边为华蓥山系两条平行岭脉—中梁山与龙王洞山的夹槽之地。而这两条岭脉均蕴藏着丰富的煤层(地质年代属‘二叠世.龙潭组’),且煤层浅,利于采掘。同时煤层上还拥有铁矿层,如此看来,这就是财富资源宝库,后来无论本地实业家,还是国外资本家,纷纷以两山为基础,兴办煤矿、铁厂等规模化产业,并还修建了铁路,便捷运输,使得僻静的小夹槽一下子热闹了起来。重庆主城的煤铁矿务企业几乎就诞生在中梁、龙王洞这两脉范围内。坐拥资源,兴盛产业后,接下来就是利益分配问题了,按照“村探长”头条号‬的说法解读:“由煤矿、铁厂的兴建和兴旺,人口渐多,收入渐长,旧时有钱的矿主、乡绅们以及他们背后的权贵势力等,为了多分杯羹,把收入更多留到自己包包里,干脆单独划地盘,把资源来个一锅端,这应该就是当年成立麻柳乡(柳荫)的直接原因” …… 此外1943年江北县还一度考虑将柳荫(麻柳)与偏岩合并建置,但被当地矿主乡绅们集体反对而作罢。这些内容目前是我暂时查阅到关于柳荫(麻柳)建置的公开说法,也是仅供参考的一家之言。详细内容可阅读头条‬号‬“村探长”文章—《探寻北碚区柳荫镇的来历》(2022年7月23日)。如有关于柳荫(麻柳)建置的其他文献资料线索,欢迎读者们回复交流,谢谢。

柳荫设乡建置后的地图标注,大约时间为四十年代末。


在《江北县民政志》(1990年版)的乡级以上行政区划表格框栏中,罗列出民国1939年与1940年的江北县所辖乡镇。位于县域东端的第二区麻柳沱仅在一年时间里就由乡改镇。位于县域西端的第四区,尚无麻柳(柳荫)乡/镇建置。


而在1941年与1943年的表格框栏中,“西麻柳”已单独设立乡治(初属江北县第五区,后析属第四区。),并直接按照专名建置——“柳荫乡”来上榜出现。


至1945年与1946年的表格框栏,柳荫又属江北县第二区(区公所驻地水土镇)。那么根据1941—1946的这段年代线索,麻柳更名为柳荫的时间采用“1941年说”较为妥当,即由场设乡的同一年。但此表格里的信息是否为编志者按照更改后的地名直接添加在了以前的时间线中,就不太清楚了(那个年代相对更严谨,应该不会)。


民国(大陆时代)后期,柳荫乡时属江北县第五区(区公所驻静观场)。新政权建立后的1950年,静观大区又改称第七区,柳荫乡从属。而东端的麻柳沱(乡)时属第二区(区公所驻统景场)。


1953年江北县域内一共划分为了16个区,柳荫时属第十五区(区公所驻偏岩场,后改偏岩区)所辖。1956年偏岩区驻地南迁至柳荫场,更名为柳荫区。1958年改设柳荫公社,1983年恢复柳荫乡,1994年合并明通乡后升柳荫镇(柳荫区也在同年撤销)。


1985年江北县乡镇级以上行政区划表格框览中,柳荫时为大区驻地,所辖六乡。由此也奠定了1994年撤乡/区后的柳荫镇基本格局。


2002年柳荫镇行政区划图。1995年江北县改设渝北区,柳荫镇被划给了北碚区。而柳荫的曾用专名—麻柳,早就被人们遗忘了。另外根据这幅地图中的一些地名标注,便能大致看出柳荫所处的地理环境以及矿产资源分布点位。比如位于中梁山脉东麓的大矿村、灰坝村(可能有采石场)、铁厂沟(大矿村与灰坝村交界的河沟)等等。


《柳荫镇志》中关于当地矿产资源的分布记载,特别是煤、铁、石灰石非常丰富,部分地名也与之对应。


做了部分资料铺垫后,就开始了对“西麻柳”——柳荫镇的实地探寻记录。在进入柳荫场镇之前,先来到麻柳河村,也算是“麻柳”迄今在此的专名体现。


麻柳河村位于柳荫场镇东侧约1公里处,2014年由庙堡、团堡、碑湾、通水4个自然村合并称“麻柳河行政村”,图为村委会办公大楼。


村委会后边的机耕道与麻柳河(图右)。该村地势相对平缓,有大片农耕作物种植区。


麻柳,在植物种类里属胡桃科,学名叫做“枫杨”,生长在海拔1500米以下的溪水河滩、阴湿山坡等处,也作为城市行道树栽种。麻柳在中国主要分布于长江流域南方各省,而川渝一带,多以此作为地名称谓。

麻柳河边的麻柳树。原江北县两个“麻柳”聚落,都是因为在河畔有较多种植而得名。


麻柳河又称“柳荫河”,发源于华蓥山东坡金刀峡,过工农水库、柳荫场镇后,终在三圣镇是坪村一带汇入黑水滩河,属嘉陵江二级支流。


麻柳河与另一条小溪沟在柳荫场镇东侧汇合,图为两河溪的汇流处。


从柳荫老街穿场而过的支流小溪沟,正逢枯水时节,漫滩还挺多。


柳荫老街这些年也按照传统古镇的修复模式经过了一番打造,但总体缺乏特色,又加上老街、古镇类游览地太过饱和(北边不远就是已开发多年的偏岩古镇),使这里未能形成景点。仍只是当地人的日常生活场所。


如今在麻柳河畔,柳荫还是打造出一条休闲步道,并种植了景观花草,便于当地居民行游赏析。柳荫场聚落呈线状,老街沿麻柳河而延伸。后来随着北碚—偏岩公路开通,柳荫成为沿途节点大镇。如果不是因现代交通方式发生变化,柳荫镇可迁往场东约5公里的潘家坝(原明通乡驻地,位于黑水滩河旁的一块平坝),那里空间更显开阔。


柳荫老街全貌,场集周边为浅丘缓坝。远处华蓥山脉绵亘延伸,山的另一端是合川区清平镇(1955年由江北县划归合川县)。在柳荫镇西侧的岭脉上,有一个叫做“摩天坡”的地方,待华蓥山脉南延到此,就开始称为“中梁山”了。


结束了对西麻柳(柳荫镇)的探寻,待时隔几天后又前往东麻柳(麻柳沱)继续走访。麻柳沱地处长江一级支流——御临河东侧的回水凹岸端、明月/铜锣两段平行岭脉之间那片浅丘缓槽中,这里也是因多有麻柳树栽种而得名。麻柳沱于清代中叶随移民涌入渐兴场集,早在民国1929年就设立了麻柳镇(1939年复改乡),建置时间比柳荫早十二年。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1941年在县域西境新设立的麻柳乡,为辨明区分,只得另改名。民国1934年出版的《江北县建设特刊》中,对麻柳沱的介绍则是——麻柳镇旧名麻柳场,由桶井(统景)乘船三十里即可达,在县城东北约一百五十里,依山带河交通尚便,惟出产不丰,商业亦不旺。通过这段文字描述,可知麻柳沱虽然兴场、设镇都很早,且坐拥通航河道边,但也仅为一座小场集,近代以来却没有形成大市镇(缺乏区位、交通、矿产、人口等多种影响因素),新时期就避免不了遭到撤并。而柳荫就因为附近分布有“矿”,使其资源、财富、人口能够迅速集中,再衍生产业发展。所以尚不拥有某些天然条件的柳荫(例如从柳荫穿场而过的河道是一条二级支流,也不具备通航能力),却能“后来者居上”,建置也延续至今,还一度作为县域区公所驻地,这便体现出“资源得到有效利用、人口为此良性聚集”所带来的城镇化助推效应。

清代“江北厅舆图”中,对御临河畔之麻柳沱的标注。


清代道光24年(公元1844年)的《江北厅志》 (福珠朗阿 修,宋瑄 纂) 对麻柳沱的简述,该场时属江北厅仁里。


《江北县志》(1996年版)中的表格框栏,对1985年该县各区乡镇驻治介绍。麻柳沱乡时属江北县石船大区,还所辖有10个村。1993年麻柳沱乡与附近青㭎林乡合并升设“麻柳沱镇”。2007年撤销建置,归并到石船镇。相比柳荫复杂的建置沿革,麻柳沱在沿革上就要简单很多。


2000年版《渝北区房地产志》因为涉及小城镇房屋建设等方面内容,书中有对渝北区所辖各乡镇之篇幅介绍和场镇街道示意图,其中就包括了当时尚未撤并的麻柳沱镇,麻柳场老街沿御临河东岸倚坡修建,也是线状聚落。场镇岸边的回水沱湾在地图中亦有明显标绘。


开始对麻柳沱进行实地探访。御临河畔典型的回水沱湾+聚落空间形态,但个人感觉麻柳树貌似没有柳荫那边多。图中左侧最远处的几栋白色房屋是麻柳村新建农民安置房,村委会也在那里办公。2007年麻柳沱镇撤并后,辖域被改设为石船镇麻柳村与天宫社区,分别管理农村与城镇两类居民。河边的悬空工程据说是规划修建的临街商业房屋,但已烂尾。


麻柳沱场集南侧,也是御临河下游方向。聚落内外低丘起伏,远处则是明月山脉。


麻柳沱老街建在坡上,需由梯步进行连接,略带一丝层次感。


麻柳沱老街(现存部分)全长约600米,街道仍为石板路,两旁有联排穿斗木质结构房屋,但大都已是危房。老街建筑还采用了“骑楼式”格局,这对居民行人能起到遮蔽挡雨的功能。


当地人对麻柳沱老街的现状感叹唏嘘。据他们讲,在船运繁盛的水码头时代,这里非常热闹,特别是老街,“九宫十八庙”几乎齐配,还曾有一座“比肩龙兴”的大戏台,但后来都被相继拆掉了,如今只留下了冷寂。


左侧房屋为纯木质结构穿斗瓦房,还印刻有时代标语,因是危房,内部早就人去楼空,外侧入口处就用绳索做“封闭”提示。


老街上的穿斗瓦房屋基,石质斑驳,岁月留痕。此处还设有水位线,不过麻柳沱老街地势相对较高,如果非1981年的特大洪水,几乎不会淹没上来。


由于存在小落差,从码头进入老街的道路呈起伏状。以前应该是一段长石梯,而后为方便街上众多老年人出行,改造成了平缓的水泥路面,还可通行摩托车。


顺坡走下去就来到御临河边的老码头旧址,功能早已停用,却也算见证了这里的辉煌水运史。


撤并之前的原麻柳沱镇政府驻地,现在是渝北区石船镇天宫社区办公点。麻柳场集上的居民就由天宫社区负责管理。从门口路牌的地名指向来看,麻柳沱往右行驶可经大盛镇北上通达长寿洪湖水库、川东邻水等地,又是一条跨省县际通道。


对老江北县“两个麻柳”的探寻到此结束,本篇主要参考资料有:1996年版《江北县志》、1990年版《江北县民政志》、1988年版《江北县交通志》、2005年版《柳荫镇志》、1986年版《四川省江北县地名录》、1990年版《重庆市地名词典》以及部分新老地图资料。

  • 版权声明:老江北县地名探寻:两个“麻柳”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 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
  • 本文地址:https://www.jx027.com/article/99099.html

猜你喜欢

老江北县地名探寻:两个“麻柳”

老江北县地名探寻:两个“麻柳”

原四川省江北县,旧境南濒长、嘉两江,北倚华蓥山宝鼎主峰,面积1944.23平方公里,人口101.59万(1990年)。江北县域内五岭四槽,浅谷低丘,溪流...

天地舆图的历史地理 2023年01月26日 0
历史上著名的16位管理咨询大师

历史上著名的16位管理咨询大师

1911年,结合实践证明科学管理的卓越效率,泰勒的《科学管理原理》正式出版,也标志着全球科学管理运动的全面开始。百余年来,无数企业界...

榜上咨询 2023年01月26日 0
蓝尼日记

蓝尼日记

二零二三正月初四,子时,无星。今日在多宝格看到了用过的历史课本,老家的信号不好,没什么消遣的,随手翻翻,了以解闷儿。历史是最沉重的,一...

勇者蓝昵 2023年01月26日 0
鲁迅与“雷峰塔的倒掉”事件

鲁迅与“雷峰塔的倒掉”事件

2002年10月25日以后去西湖的游览者一定会留意到,从1924年9月25日开始缺失的雷峰塔已重新屹立在雷峰山上,早已消失的景观“雷峰夕照...

为天地立文心 2023年01月26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