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女员工案张某被判1年半当庭上诉

2022年6月22日,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法院经审理查明,2021年7月27日晚,张国在参与宴请时与被害人周某初次相识,趁周某醉酒之机,在餐厅前台附近及包间内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次日7时许,张国到周某所住酒店房间内又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国违背妇女意志,趁被害人醉酒之机猥亵被害人,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公诉机关指控张国犯强制猥亵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张国无认罪、悔罪表现,应依法惩处。据此,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此前报道:

“阿里女员工案”被告妻子:300天没见丈夫 儿子要中考了

6月6日,前阿里女员工事件张某被诉强制猥亵案,在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开庭。案件当事人之一的张某,在被拘押302天后出庭受审。

时隔10个月“阿里女员工被侵害”开庭!张某妻子:无罪辩护!

张某妻子纪女士说,事发以来她已经300多天没见丈夫,一家人生活全被打乱。

“性侵门”反转后提出控告

2021年8月7日晚,阿里女员工周某在公司内网发长文,自述被上司王某文强迫出差、灌酒和性侵,被男商户张某在酒局上猥亵,引发热议。

事发当晚现场照片(受访者供图)

8月9日凌晨,阿里巴巴公布“女员工被侵害”的阶段性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和HRG徐昆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涉事男员工王某文被辞退,永不录用,其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警方正在调查取证。

此后,济南警方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张某因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

2021年9月7日,王某文被行政拘留15日后踏上回家路,张某则因猥亵罪名成立被刑事拘留。

2022年5月21日,纪女士在微博发声,称她丈夫已失去自由286天,“周某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出庭对质。”

2022年6月6日,纪女士再次发微博表示,案件已开庭。

张某妻子称生活全被打乱

纪女士说,事发后他也再没有见过丈夫,家里两个孩子总是问她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她却不知如何回答。“我们的儿子还有几天就要中考了,他的学习成绩近一年下滑很厉害,我却没有任何办法。”纪女士说。

纪女士在槐荫区人民法院门口(受访者供图)

纪女士称,开庭的时间她之前并不知道,是前几天,她才从辩护律师处得到的消息。“昨天开庭前,我在法院门口本想看丈夫一眼,但工作人员不让我在那里逗留。”纪女士说,自从此事发生以后,300多天来,她与丈夫一面都没有见过。她要照顾一家老小,也没有时间出去工作,只能偶尔做点零工补贴家用,年幼的小女儿只能拜托亲友临时照看一下,生活完全被打乱。

被告方曾申请周某到庭对质

纪女士说,他们希望此案的重要当事人周某出庭对质,但对方不肯出面。

纪女士微博截图

此案此前由黄佳德和王春丽两名律师代理,但是因为开庭时间一拖再拖,后来黄佳德律师因为疫情原因无法继续参加辩护。法院同意并通知了周某到庭,但周某拒绝了。后来的辩护律师又申请了重要证人王某文到庭,王某文表示愿意到庭说明情况,但法院没有同意。

王某文律师郑晓静也向记者证实,王某文确实表示愿意到庭。

记者发信息询问情况,也未得到其回复。

延伸阅读

前阿里女员工周某诉张某强制猥亵、侮辱罪案开庭 张某妻子:坚决做无罪辩护

前阿里女员工周某诉张某强制猥亵、侮辱罪案,6月6日,在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开庭。案件当事人之一张某,被拘押302天后出庭受审。

“之前的两位律师半个月前被换掉了一个,他手里还有另一个案子,只能出庭今天一天,剩下两天只有一位王律师孤军奋战。

时间仓促

张某家属仍坚持无罪辩护

纪兰介绍,她是端午节期间才从代理律师处获知开庭时间,此前她一直打听不到具体开庭日期,原来的两位代理律师也被替换了一位。

“5月初接到法院告知,说原代理律师黄佳德因疫情原因不能参加,张某要求更换律师。我在法院看到张某手写的纸条,他原话是希望由黄佳德律师和王春丽律师代理案子,如果确实因为疫情无法到庭再更换律师。”纪兰说由于时间仓促,黄佳德律师确实无法出庭,就推荐了当地一位律师接手案件。但这名律师只接手了半个多月就开庭了,无法深入熟悉案情,且这名律师手头还有另外一件案子,两起案子开庭时间冲突。

“我们这个案子要庭审3天,他只能出席第一天,剩下两天由王春丽律师孤军奋战。情况非常不利,但我们开庭前碰面,两位律师都坚决要做无罪辩护。”纪兰说,她未被获准旁听,上午在法院外等待一段时间后就回家照看孩子了。

纪兰在法院门口

目前仍在隔离的黄佳德律师表示,开庭时间安排的非常仓促,对案件的辩护会产生影响,如果当事人后期还愿意委托他,他还会继续跟进案件代理。

纪兰表示,此次庭审中案件的重要当事人周某未出庭。

谜团未解

“他确实犯了错,但我不相信他犯罪了。”

“他被拘押了302天,我每天都在数着日子。”纪兰说,她和张某在学生时代恋爱,毕业后结婚,张某工作生活都比较单调,为人不会变通,工作十几年还是个小小的技术主管。

纪兰说,警方没有通报具体的猥亵情况是怎样,案子也还有谜团未解开。

“就是一起偷情事件,他确实犯了错,但我不相信他犯罪了。他如果真是个花心乱搞的男人,我肯定不会为他奔走。”出事之后,纪兰向家人关闭了朋友圈,不断在网上发帖,反复到相关部门奔走。至今仍有人对她私信谩骂,但她仍然坚持认为张某是清白的。

纪兰说,这302天里,家里全靠她一人支撑,双方老人反复病倒,两个孩子时不时交给亲戚照看,她的生活完全因这件事失控。

同样遭遇失控的不止纪兰一家。案发后,王某文被阿里辞退永不录用,其妻发文表示对此申请劳动仲裁,并对公安机关提起行政诉讼,同时起诉周某名誉侵权,进入漫长诉讼期。

2021年11月25日,周某其收到公司邮件,宣布与其解除劳动合同,无任何补偿或赔偿。公司认为,周某广泛散布虚假信息对公司造成恶劣影响。

周某认为案件还在审理中自己却被辞退,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护权益。同时,她向检察院提出了刑事申诉,请求撤销不批准逮捕决定,追究王某文刑事犯罪行为。

案情回顾

2021年8月,阿里女员工周某在公司食堂发传单,并网络发文称出差宴请客户时被灌酒,遭到客户代表张某猥亵,公司领导王某文将其送回酒店后对其性侵。

事件曾引发广泛关注,槐荫区警方随后通报称已对张某及王某文采取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

2021年9月6日,槐荫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王某文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槐荫区警方对王某文终止侦查,作出治安拘留十五日决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